©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巫蛊师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人类,养虫的。
——嘻嘻,别一副这么惊讶的样子。虫子可是意外的有用呢。诶诶,要让老朽举个例子?嗯……(托下巴)哎呀,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咯,但是老朽还是人类的时候确实是靠着这门手艺苟活的哦。对对,就连死后也没能忘记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掬起一捧虫)没有你们在身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呢。

第一次见到蝴蝶精的时候,是在他死的前一晚。
——那是老朽至今为止还记得的梦。梦里的情景已经记不清了……别笑啊,这么久了,老朽也不过是忘了些细节。嘻嘻,那真的是个美梦。虫子、虫子、虫子、虫子、满山遍野的虫子!嗯——?老朽吗,在虫潮的中心被很多很多很多的虫子包围着。嘻嘻嘻,这些永不满足的家伙并没有吃掉老...

丑陋的面容,暗紫的肤色。宛若群山绵延起伏凹凸不平的脸上痛苦的扭曲着。巨魔躺在恶臭的下水道里喘着粗气,占据了面部一半面积的眼睛紧紧闭着,身体蜷缩,忍耐着巨大的痛苦。

她看着这样的巨魔,一脚踩上它的胸膛。力道很大,大得让巨魔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明明是一双难得的水汪汪的大眼,眼白部分却暗黄浑浊夹杂着几缕暗紫色的血丝,展现着不同于人类的身份。巨魔张开嘴,发出低不可闻的呻吟,纯金黄色的眼睛看着她。

在被这样的视线看到时,她内心突然诡异的柔软了起来,像是看到一只可怜兮兮的金毛猎犬时的爱怜。“别在这里睡,这里是我的地盘!”按耐下心中的感觉,她假装恶狠狠的说道。同时加重了脚下的力道,让巨魔忍不住哀嚎了起来。声音沙...

雪花纷纷扬扬洒下,他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弥漫上银色的世界,想到了还在图书馆的她。

不知道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伞。他担心的想着,眼睛不由自主瞟向了墙角的雨伞。

那宽大的骨架勉强能够容下两个人,紧挨着的话……他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拍了一下额头。真是的,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不过,眼神不禁又看向雨伞。脑海中勾勒起两人在伞下紧紧依靠着,他的手还,还搭在她的肩上。他害羞的将红透的脸埋入围巾中,眼神游移着。

但,但是,伞是一定要送的,不然她淋着雪回来会感冒的。他又坚定把头从围巾里伸出来。

决,决定了,要送伞。手在胸前紧握成拳,他这么给自己打气着。立刻起身,他一个潇洒的转身顺手拿起伞柄,气昂昂的朝着图书馆前进。

“碰...

-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