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lt

接稿业务滞销中(有人约稿吗,我超便宜的)
15r/篇,可点梗,可具体要求。仅短篇,一般字数少于2k。

害羞(山姥切国广x女审神者)【时之犬 side A】-1

是夜。


“睡不着吗?”里奈抱着狐之助走进山姥切国广。清冷的月光被白色的薄布遮挡,里奈看不清此时他的神色。


夜半醒来的里奈抱着狐之助走在走廊上宣泄着多余的精力,却不曾想碰到了自家的近侍。在月光下,里奈起先只能看到白白的一团蜷缩在走廊柱子旁,看起来挺可怜的,这才出声询问,走进了才发现是自己多心了。他应了声,如常的问候后便又沉默下来。里奈距离他几步靠坐在了另一边的柱子旁,怀里的狐之助跳到他俩中间,舔舐梳理自己的毛发。


“有什么心事吗?”里奈侧头盯着山姥切国广。微凉的夜风拂过,她伸手拢起额前细碎的散发,看着眼前那人肆意飘荡的金色发丝眯起了眼。山姥切下意识摇了摇头,又抬起头迟疑地看了里奈一眼,才说出口,“你,以前拥有过山姥切国广?”


“没有。”里奈盯着他在夜色下模糊的唇角,“以前在培训的时候接触过你的资料。那时候被要求将现役所有付丧神的资料都记熟。”顿了顿,里奈朝他眨眨眼,“说起来,至今我都没有真正看到你的脸。听前辈说,每一个付丧神的样子都有些微不同,我可以向你确认吗?”


近乎调戏的话语,里奈在出口之后便有些后悔了,她开始思考拒绝后圆场的话语时,眼前沉默的人突然像是下了重大决定一般重重点了点头,甚至伸起一只手掀开头上的白布。里奈看着那张逐渐显露在月光中的脸,屏住了呼吸。和她记忆中的一样,金发碧眼,有着久不见阳光的苍白脸色,躲躲闪闪的神色,长而卷的睫毛,以及紧抿的唇。


“看够了吗?”里奈注意到山姥切的手开始颤抖,是太过用力而引起的生理现象,她好心地伸手扶助抓着白布的手,凑近了脸,又细细扫视了一遍眼前泛着红晕的脸蛋。用另一只手将自己在意许久的金色碎发拢到他发红的耳后,手指顺着弧度滑到下颌,勾起他的下巴,将整张脸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细软的金色发丝服帖地搭在耳后,整只耳朵从耳尖红到耳根,里奈故意用指尖碰到耳朵时便感觉到了那烫人地温度。与之相反地便是冰凉地下颌,仿佛整个温度都集中到了上半张脸,红了双颊,倒显得笔挺地鼻梁没那么显眼了。躲闪地眼睛里蓄着水光,颤颤巍巍地睫毛和半阖地眼睑,让人不禁心软。里奈心里赞叹着,又欣赏了一会,估摸差不多了后才放开了那只已经握紧成拳的手。


“确实和我看到的不同呢。”里奈看着重新用白布包裹起来的人笑道。此时缩成一团的白布有些窘迫的动了动,没有回应。里奈见状,朝狐之助看了眼,一直安静待着的狐之助跳到里奈怀里。


握住狐之助一只前爪,里奈郑重在白布上盖下了一个灰扑扑的爪痕,“以后请多多指教啦,有猫爪的山姥切君。”


是狐狸爪印!狐之助在心里默默抗议。

评论(10)
热度(7)
©ell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