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公会图书馆。
米亚屈起腿将她虚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眯眼看着她手里的书。午后透过落地窗的阳光洒在身上,使人倦得发困。而她早就窝在米亚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门口传来轻微的声音,米亚抬起头,朝着门口的托尔做了个嘘声的手指。
距离你A后正好一年,不多不少。

……
第一等待室。
饱受阿菠萝炽热的火焰与卡罗尔的冰雪夹击的墙壁光洁如新。
房间内部漂浮着无数沉眠的王子们的身体。绿色头发的风之少年蜷缩在角落,双手紧紧攥着压缩成点的气体。双目无神的看着紧闭的门。
距离你A后一个月,被困在等待室内无法逃走的王子们选择了永眠。

……
战斗准备间。
站在中央的魔法阵上,托尔提着锤子,冷冷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大厅,而后沉默地转身离开。
距离你A了之后一个星期,除了被困在第一队队长上的托尔,城堡内的王子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国家。
他们试过无数种方法都没能救下托尔。他现在唯一能去的场所,是位于世界与世界夹缝之间的公会。

……
公会别墅。
“托尔!好久不见!”米亚笑着和托尔打招呼。额角的汗水和红润的脸色显示他不久前还在战斗,他搂着她坐在托尔的对面。
“她走了。”托尔语气没什么波动,仿佛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没等她回复,托尔起身拿起锤子离开,“我一直在的。如果你需要我,我一直在的。”
关上门的时候,托尔看见了米亚正抱着她说些什么,以及,越来越狭窄的门缝中两人幸福的笑容。
而你在昨天,永远抛弃了他,他们。

……
你敲响了阿维的房门。
“我能进来吗?”你打开门,探进半个身体朝着才从床上起身的阿维笑。
快速穿上衣服的阿维有些拘谨地摆好两把椅子,“进来吧。”
你这才走进房间。坐在阿维对面,你盯着他紫色的眼睛,“我要走了。”
阿维叹了口气,“我以为你不会找我道别的。”
“有咖啡吗?”看着阿维起身去煮咖啡的背影,你双手搭在一起托起下巴,“你可是‘我’的官配,当然找你啦。”
“别这么说。”他敲了下你的头,动作亲昵,“你可不喜欢我。”
“疼……你也不喜欢我啊。”你装模作样揉了揉头顶,无意间拨开了隐藏在头发下的眼睛,“你只是在我身上寻找‘我’的影子。”
阿维没有否认,只是用漂亮的眼睛盯着你,“那么,为什么找我?”
瘪瘪嘴,你歪着头,滑落的头发又将眼睛遮住,“因为你是‘我’的官配啊。”
阿维的语气带着丝严厉,将你曾经喜欢的王子们的名字一一念出。
“我喜欢他们。”你轻飘飘回应着,“或者声音?”
阿维看着你,你也看着他,咖啡煮沸的声音围绕在身边。
许久后,他移开视线,“咖啡好了。”
“时间也到了。”你接过咖啡,摩挲着杯沿,“你再也等不到‘我’,我再也无法成为‘我’了。”
咖啡的热气蔓延开,将阿维与你之间的空间模糊,你对自己下了判决书,“我放弃了。”
“我无法成为‘我’。”你抿一口咖啡,是好喝又熟悉的味道,像你自己煮的一样,“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去寻找新的‘我’,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吧,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他们。”你捧着咖啡,热度从手心传来。你舒服得眯起眼睛,“或者说,已经找到足够多的了。”
“少我一个也不少。”你放下空掉的杯子,“我放弃了,你呢?”
“永别了。”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