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警告:R15

——————正文——————

在master的房间内。
“梅菲斯托不用卸妆吗?”好奇地将手指放在恶魔浓墨重彩的脸上,master轻轻抚摸着恶魔脸颊上的泪痕,“不卸妆让皮肤休息的话会很难受的。”
恶魔笑起来,和往常夸张的笑法不同,面部的肌肉没有大幅度波动,仿佛直接从喉咙振出的奇异声音带着磁性,“这就是我的脸啊,master。”
指尖细腻柔软的触感也证实了这一点——恶魔的脸就是小丑。
“但是和脖子的颜色不一样啊。”master的指尖滑到恶魔的脖子上,戳了戳突起的喉结。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好主意,双手固定住恶魔的头部,凑到恶魔的脸颊上舔了一口,“嗯……确实没有化妆品的味道呢。”
“这是在邀请我吗,master?”恶魔蜷曲起食指挑起master的下巴,眼底满是兴味。
眨眨眼,master直接啃上了恶魔青色的唇。换气时,她看着恶魔兴味更浓的眼眸,“你没有拒绝呢。”
“我可是个尽责尽忠的从者。”恶魔偏头去舔舐master的耳垂,笑声裹着热气从耳朵传到大脑,染红了她的脸。
“那就让我享受下吧。”说着渣男的台词,master抢先一步推到了恶魔,跨坐在他的身上,“你应该有经验吧。”
笑着的恶魔没有回答,用修长的指尖划开master身上的战斗服,用一种介于熟练与陌生之间的技巧抚弄。
是因为【无辜的怪物】而具备了恶魔的知识,还是真的有过经验但次数不多呢。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master的手贴上恶魔光裸的腹部,“明明是个caster,身材还这么有料?”
尽管平时穿着紧身衣还胸口大开的恶魔一眼看过去就很有料,但master还是忍不住吐槽他那堪比berserker的肌肉。忍不住用手掐了下恶魔的腹部,master俯身堵住恶魔溢出口的呻吟。
“哦呵呵呵,看来master很满意我的身材。”小丑露出滑稽的笑脸逗笑了她,然后在她放松的一瞬间将手指送了进去。
“唔……大意了。”master皱眉咬在恶魔的胸上,报复性地磨了磨牙。恶魔的手指畸形而修长,常年使用巨大的剪刀因而指尖还有薄茧,让她涌出想吐的异物感。闭上眼压下本能的排斥,她的手绕过恶魔捕捉到正欢快摇摆的尾巴,狠狠一扯。
“啊疼疼疼疼疼疼——!!”恶魔的惨叫让她心情愉悦了不少。安慰性揉揉恹恹的尾巴,她看着恶魔委屈地咬着青色的唇,在脸颊泪痕的映衬下可怜兮兮极了。
而还没等她开口嘲讽,恶魔插进的第二个手指让她身体一僵。“啊……”她的手插进恶魔长而柔软的头发里,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一如恶魔扣住她的腰将她禁锢在怀里一样。
比起前戏更像博弈。即使看起来在上位的master丝毫不敢大意,走错一步可能就会被眼前看似沉溺在情欲的恶魔推下深渊。绷紧的神经和着肾上腺素让她更加兴奋,游离于生死边缘的危机感刺激得身体更加敏感。
闷哼一声,她咬住恶魔的脖子释放了自己。
“坐上来,自己动。”舔着恶魔脖子上被自己咬出血的伤口,master的手指不紧不慢地绕着尾巴末端爱抚,语气懒散。
“哎呀哎呀,真是个懒惰的master呢。”恶魔偏头将脖子暴露在她的嘴下,下半身却毫不迟疑埋进她体内,动了起来。
“啊哈……你作为床伴意外的不错……唔……”上面的嘴也被堵住,恶魔平时总是睁大的眼睛半眯着,用尾巴捆住她的双手,令她只能被动沉溺于这场情事。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居然觉得这样和她接吻的恶魔性感极了。最初意识到喜欢上梅菲斯托费勒斯的时候,比起欣喜,她更多的是后悔与自责。
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会是他呢?是任何一个人都好,但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但是喜欢上了啊,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甚至是爱上了这个扭曲的小丑,最邪恶的恶魔。
那时调笑她的恶魔正站在她的面前,看到她长久没有反应正疑惑的盯着她。拼命压抑着涌上的泪水,双手在袖子里攥紧成拳,她一言不发装作没有心情玩闹的样子离开。
埋进自己的被子里,她连声音也不敢发出的流泪,撑不住了就咬住自己没有令咒的手。止不住的后悔,漫溢而出的自责,几近让她崩溃。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那个恶魔糟糕的秉性,而心却还会为了小丑的恶作剧而跃动。在回过神来之前就已经万劫不复深陷其中,那是一个一旦被恶魔知道后就会被推入深渊的致命弱点,她明明看到了恶魔如何对待前主人,然而心叫嚣着不愿放手。
最后平静下来的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一个人默默收拾了弄得乱七八糟的床。
(划掉)等作者回过神的时候(划掉)恶魔正想要在她体内释放,而master快速挣脱了尾巴的束缚,强硬的拔出体内的东西,“不要,后面清理好麻烦的。”
然后不顾恶魔的抗议,拔x无情的走进浴室清理身体。
等到master出来的时候,恶魔已经离开了。再次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床单这回被恶魔巨大的剪刀剪成细细的碎片,像是在宣泄不满。
不知怎么笑出来的master愉快的清理了残局。然后出门觅食的时候遇到了一脸复杂的马修。
端着咖啡,master神色如常笑着对马修打招呼,“马修,晚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