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梅菲斯托费勒斯最初来到加勒底时就呆在仓库里了。那天master路过仓库时,余光瞟到一团十分鲜艳的色彩。她停下脚步,细看才发现是一位从者。
“要跟我来吗?”心怀愧疚的master本想朝从者伸出手,直觉却感到巨大的危险让她硬生生将身体往后拖。
“咩哈哈哈哈,嘻哈哈哈。”巨大剪刀的残影略过她刚才站着的地方,从者嬉笑着收回铮亮的剪刀。
按下狂跳的心脏,她颇为无奈的朝从者笑笑,“你吓到我了。”
自家从者多有怪癖,这是master在和他们磨合相处许久之后血与泪的教训。比如某只喜欢吃胡萝卜的狐狸,某只喜欢汪汪叫的狐狸,某只喜欢猫罐头的狐狸……咳。
所以一出场就对她攻击的从者,她也只当是以战会友的战斗狂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从者愣了一会,再次用那张浓墨重彩适合大笑的脸癫狂的笑出来,“是残像!残像!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没想到他会解释,master愣了一下,呆呆地回复了他,“嗯嗯,这样啊。”
几乎是说完之后她就后悔起来,有些局促的介绍了自己,“……以后请多多指教。”
“恶魔梅菲斯托费勒斯,前来报道。”恶魔用夸张的语气念出自己的名字,低头看着master,“看样子master你中了大奖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呛到了,哈哈哈哈!”
这样说的不就像初次见面吗。master觉得他或许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但他感染力极强的笑声让她也忍不住笑出来,“嗯,我中了大奖。”
“……哎呀哎呀,真是个不能让人掉以轻心的master呢。”恶魔如此评价,意外对master这种类型特别苦手的样子。

……
将梅菲斯托从仓库里领出来后几天,各路英灵好评如潮……呸,都来找master抱怨了。
捂着被狂轰乱炸而一团乱的脑袋,master捉住想要从她身边偷偷溜走的恶魔,“等等梅菲斯托,我有事情和你说。”
“遵了个命,master?”恶魔几乎将“master打算将我怎么办呢”的表情化成实质。
“把这团毛脱下来。”master扯了扯灵基再临后出现的羽毛披风,“哈桑一直朝我抱怨每次打扫干净的地面上总会出现新的羽毛,快把他愁死了。”
“……嘎?”意料之外的发展让恶魔愣在原地。
“趁好友还没下线,我得赶紧拿去让她家大公加固一下。”契而不舍地试图拽下恶魔的毛皮,master快被他脖子上漂亮的蝴蝶结折磨疯了。
“啊啊——这是多么浪漫的装模作样!”恶魔感叹着,摘下帽子弯下腰低下头方便她摘下。
“唯二会干家务活的两位都让你得罪了,我也没办法。”master叹了口气,“我不会教训你啦安心。不熟悉的时候产生摩擦是再正常不过了。你们都是我的从者,我相信你们。”
“对,一点也没错,我是您的从者哦。”恶魔意味不明的附和着她的话语,“就尽忠尽责这点来说,没人能超过我。”
“是,是。”master揉了揉低着头的恶魔柔软卷曲的长发,“所以我相信你的社交能力以后肯定会有所长进的。”
“……社交能力?”
“对啊。你很喜欢他们,所以才恶作剧引起他们注意吧。”master微笑着鼓励恶魔,“加油,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你并接纳你的。”
梅菲斯托大笑,“我只是喜欢别人惊讶的表情,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才捉弄他们的!”
“嗯嗯,是的是的。”master很善解人意的安抚恶魔。很显然她以为恶魔只是不好意思被戳穿事实。
“哎呀哎呀,我被你召唤似乎是个失败呢?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
梅菲斯托费勒斯意外的老实了下来。
至少哈桑没在为散落的羽毛而找master抱怨了。取而代之的是master本人被恶魔当成了目标。
“来吧,敬请观赏!”恶魔捕捉到落单的master,“双眼,侧腹,膝盖,脊髓。造成设置。浅眠炸弹!啊哈哈哈哈!”
她被眼前突然爆炸的玩偶吓了一跳,看到恶魔后平静下来。几乎是饱含热泪的她真诚的朝恶魔发问,“吓唬我有意思吗?”
“迦勒底太和平了!和平可真无聊呢。表面的和平我倒是很喜欢!因为破坏只需要一瞬就够了!”恶魔拿着他锃亮的剪刀咔嚓咔嚓剪着破破烂烂的玩偶,想要破坏的渴望从眼里溢出。
“在你心底原来迦勒底是这样的啊。”master为他的话里称赞(?)迦勒底的和平感到高兴,“不过感到无聊可不行。明天你和安徒生一起去训练场吧,可以痛痛快快战斗一场。”
“坚决反对体力劳动……”突然路过的安徒生一脸生无可恋。
“可以哟,不行哟。”
这次master强硬起来,“听我的!”

……
被master强硬拖去训练场后的晚上。
“我要在此爆出惊天大真相!我其实不是恶魔!您就当我是个类似恶魔的存在吧!”
睡眼惺忪的master揉着眼,被恶魔强硬叫醒的她大脑还是一片混沌。听到梅菲斯托的发言,她无所谓的点点头,“我知道啊。”
“啥米,您知道?只是个小丑?这是何等的!慧眼!太棒了!”
“一看就知道了。”打了个哈欠,master不经过大脑的话十分伤人,“虽然长得很像,但是敌对的恶魔明显比你强多了,还会封印宝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