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你可是我女朋友。”

你愣住了,然后毫不犹豫甩开他的手。脆弱的空间一瞬间破碎,连同那位白发的男人也消失不见。
“哎呀,还真是苛刻。”另一个你笑着托腮看着你。场景已经回到了最初的冷饮店里。
“大冬天的吃冷饮,你的想象力也是丰富。”吐槽自己也毫不留情,你现在心情十分不爽,“那货是谁啊,恶心死了。”
“……心好痛啊喂,这么说自己你的心不痛吗!”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企图用眼神谴责你,“明明就是害羞了还不承认。”
“明明就是ooc了还不承认。”和知根知底的人互戳痛脚的后果就是两边都被打击得萎靡不振。
“唔呣……”另一个你干脆不顾形象地趴在桌子上,喋喋不休的数落你,“好累啊心好累啊,明明呕心沥血制造出这么完美的幻境,不能自己亲身上阵也就算了,在一旁眼睁睁吃着狗粮也就算了,还要被说ooc!啊啊,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惨的人啊!不干了不干了!老娘不干了!”
你看着眼前打滚耍赖的自己,感到深深的无力。自己……原来是这么一个人吗。你羞愧的捂上脸,好想死。
“你要不信就自己去试一下好了。”
“不要。”另一个你立刻坚定的拒绝了。
啧,知根知底真是太讨厌了,你为没能坑她一把而感到不满。
“下次不要做出这么劣质的伪品了。”你拍了拍手,场景变换成烤肉店,“下次我来做,现在一起学习吧。”
“好——”不情不愿地拖长了调,另一个你手速极快地在油纸上铺满了培根。
“给我吃点青菜啊混蛋!”
“诶!!”
你不顾对面的哀嚎将一半的培根清理出去,铺上了洋葱……
“为什么都是自己口味却完全不一样啊岂可修!”
“……”
“混蛋别偷吃我的培根嗷!”

……
什么学习?说过这话吗?沉迷于和自己抢食物的你完全无视了最开始的借口。
想要那样一个男朋友是真的。
想要他看见自己是真的。
想要写出和他相差无几的人物也是真的。
心情是真实的,手脚被束缚住。即使努力挣扎也不过难受了自己。
明明知道转身离去后虽会心有不甘,即使渐行渐远后便会逐渐遗忘,但固执着不肯承认,僵着在原地。倔强地移开视线催眠自己,到最后却忘了他应有的模样。
最后紧握在手中的影子也在松开手的瞬间消失不见,睁开了双眼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地方。
一败涂地。
看清了自己是何等的弱懦。
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想要追寻,想要飞奔,想要呼唤。一直紧握的手也能张开伸直去抓取。早已被虚幻的光晃得生疼的眼睛睁大,而后被现实中的浮尘刺激得流下眼泪,视野模糊不清。
等眼泪流干之后,就迈开步子吧。
终于意识到,自己最初的心情是想要靠近而非远离。因为害怕而退缩,自顾自蒙上双眼跌跌撞撞越来越远。
毫无意义。

……
在旁人眼里长得惊人相似的双胞胎正抢食抢得不亦乐乎,感情极好的样子。
对面的甜品店某一桌上,一对姐弟和一个白发男人坐在一起,其中一份草莓巴菲上挤满了墨西哥辣酱。
双胞胎其中一人朝某个方向望去,几秒后心情极好的转过头来夺走了对面筷子上烤好的培根,放进一旁的甜辣酱碟子里,对对方挑衅一笑。
“啊啊啊!你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