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这是梦。”
“这是你的梦。”

回过神来的时候,你正坐在银桑的对面。这里是甜品店,你和他坐在偏僻的角落里,享受着空调的冷风与美味的甜品。双手托腮的动作让你意识到自己正在欣赏对面的男人,于是你顺从地将视线对准正埋头吃草莓巴菲的男人身上。
这是银桑。
白色的短而卷的头发随男人的动作颤动,温暖的红瞳因喜悦而微阖。他似乎察觉到你的视线,咬着一大勺巴菲抬眼望着你,“……我还能再点一杯吗?”
“可以。”你有些无措,垂下眼避开他的视线,侧身召来路过的侍者又点了一杯草莓巴菲。
“这杯给你。”看见他面前已经空掉的几个杯子,你将放在自己身前的一杯没有动过的草莓巴菲推向他。本来百无聊赖等着的他立刻双眼放光地搂过去,大口吃起来。
有些不对。感到违和的你疑惑的看着他,因为他不会是那种能够忍着不吃放在眼前的草莓巴菲的人——哪怕并不是他的份。
你这么想着,便问了他。
“啊……是呢……之前都没有注意到眼前还有一杯没动过的草莓巴菲。”他和你同样疑惑,但是很快找到了理由,“因为那个吧,那个!抢你的食物绝对会被打的!”说完还打了个哆嗦,表情像是在冬天吃草莓巴菲一样难以言喻。
自己是这么暴力的设定吗。脑海里的疑惑一闪而过,不过如果对象是他的话,不管怎样温婉的女子都会被开发成暴力狂呢。你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
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柔软蓬松的白发,你感叹着触感绝佳一边漫不经心安慰他,“今天的话没关系哦,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想到他的设定,你又补充了一句,“也不会出现血糖和头痛。”
“那种设定早就过时了。”漫不经心地吐槽着,他开始解决侍者端来的巴菲,“一个星期才出场一次怎么可能超量啊,再说,基本上根本没时间吃啊……”颇为怨念的,他叼着勺子耷拉下头,连背景都深沉了不少。
“因为你很忙啊。”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他那搞笑剧般的日常,你不自觉笑起来,却被他抓住机会塞了一大口巴菲。
“咳……咳咳……”不出意外被呛到的你瞪了面前的人一眼,泪水模糊了视线看不真切。你只能红着脸摸索着桌上的纸巾,想要用来擦眼泪。
“闭眼。”下巴被抬起,眼泪汪汪的你被迫抬着头,乖乖闭上一只眼让粗糙的拇指温柔地拭去眼泪。
“手好脏。”你用变清澈的一只眼看着银桑,很认真的陈述事实,“而且你的手肯定粘上草莓巴菲了,感觉黏糊糊的。”
“哪,哪里脏了!”他大声反驳着,看到你忍不住想用自己的手揉时,抓住你的手腕强硬拉着她去了洗手间。
“说手脏的人是谁啊。”途中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抓住你的双手不让你用手擦眼,“给我忍住,马上就到了。”
“等等,这里是女……”你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旁的人给轰出去了。无奈的你只好用迷蒙的双眼找到洗手台,在门外他的唠叨中速度清理好。
“……噗哈哈。”看到他靠墙等你的身影,想到他刚才的狼狈,你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毫无诚意的道歉,“对不起,哈哈……”
他瞪了你一眼,耷拉的卷毛仿佛更卷了,“都是你害的。”
“罪魁祸首还不是你。”你捂嘴偷笑,“接下来去哪玩?”
“烤肉店。”
“驳回。”你从包中拿出旅游指南,“柏青哥也否决。”
“啧。”他不甘不愿地将头放在你的头顶,修长的食指指向地图上某个点,“去这吧。”
“……鬼屋?”你惊讶的看着他——难道他怕鬼这个毛病被治好了?!
“在下面!鬼屋下面!”他用力戳了戳地图,“和这个比起来鬼屋一点都不好玩!”
你低头仔细一看,网吧。
“我们去鬼屋吧。”你笑着收起地图,拉住突然冒冷汗的他的手。
“啊哈,啊哈哈……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他剩下的话语在你捏紧的拳头前全部吞了下去,最后你胜利的拖着哭天喊地的他朝鬼屋走去。
我真的有暴力这个设定呢。你淡定的想到。

……
“啊啊啊啊——!”
整个鬼屋都回响着他的惨叫,中气十足,绵延不绝。让你觉得比起一旁的鬼怪,更害怕耳朵失明。
本来也有些怕鬼的你在被他紧紧抱着走进鬼屋,筋疲力竭拖着他走出来时,恐惧感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
“喝点水吧。”你叹了口气,还是给他买了瓶水。水瓶贴在脸颊上冰冷的质感让他回过神,低沉的声音没有朝气,“谢谢。”
鬼屋昏暗的灯光下你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现在你才发现他苍白的脸和紧紧抿住的唇。
“刚才还喊得那么大声……”擦拭着他脸上的汗水,你心里有些愧疚,却不想道歉。谁让他推荐的都是那种地方。你满怀怨气地看着他,却还是在他难受的样子上败下阵来。
揉了揉他蜷曲的白发,你感觉到他的头发因恐惧而显得湿润。再次感受到良心的折磨,你逼迫自己直视他的眼睛,“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柏青哥。”
“好。”你看着他瞪大的眼睛,无奈的笑了,“不是你要去的吗?”
他蠕动嘴唇,苍白的脸色显得他十分没精神——虽然平时已经非常废柴了,这个时候你也不忘在心底吐槽。
“去公园吧。”他放下水瓶,握紧你的手。仰望的视角让你感到他似乎有些不安,红色的瞳孔闪烁不定。
“早点说不就不用遭罪了吗。”你低头吻上他的额头,“公园是最佳的约会地点啊,没新意也没关系。我也想和你在公园度过这一天。”
——以情侣的方式。太害羞了,你实在没胆子说出来。

……
到达公园时已经是黄昏了。
你低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牵起的手,默默红了脸,而他一直往前走,僵直着背没有回头。
“耳朵,红了哦。”还是你打破了沉默。周围的人零零散散,并且离你们很远,不然你也不敢说出这种近似乎调戏的话来。
“夕阳照的。”他嘴硬地反驳,侧过的半边脸颊烧得通红。
看到他这样,你反而平静下来,“你想在公园对我做什么?”
“我,我什么不好的也没想!!”他结结巴巴慌慌张张反驳的样子让你一阵无力。
暴露了,完全暴露了啊……
你忍无可忍,拽着他的领子将唇印了上去,“这样的也没想过?”
完了,自己活像一个老流氓。你在内心哀嚎。平时那个浑身黄段子满嘴跑火车的人为什么现在反而一副Cherry Boy样啊!
敢不敢主动一点啊!冲上去就是干啊!我完全欢迎!!咳……矜持,矜持。
“不止这样……”在你脑内暴走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将你抱在怀里。
“大,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不太好,放放放开我。”你看着恢复正常的某人感到十分后悔。
“不放。”他摇了摇两人相握的手,笑的十分得意,“你可是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