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他终于又看到了那位白发若雪的男子。他犹豫着上前,日思夜想的名字吐到唇边却又被压于齿下。只因那男子转过身,礼貌而生疏的朝他问好,句尾“妖狐”二字清晰疏离。
“……晴明大人。”
那确实是平安京的安倍晴明,却不是他的阴阳师。

……
“我和他很像吗?”白发的男子执起一黑子落在棋盘上,声音清晰可闻。从棋盘移到妖狐的双眼有着恰到好处的好奇和兴致。
“……你不是他。”妖狐皱眉,没有犹豫落下白子,“但是你可以告诉小生他在哪里。”
“告诉小生,怎样才可以回去。”阳春白雪般被娇养的手横在同样男子的左眼,朝前一些便可刺破那与他一样的红瞳。
“可真是急躁啊,我可是要赢了。”男子不在意地再次落下黑子,“陪我下完这一局。”
未达到目的的手没有缩回去,宽大的衣袖扫过进度过半的棋盘,妖狐瞪着男子,“小生输了。”
“那我就赢了。”男子轻啄不知哪来的茶,“以前与命中之人相遇的你也不见得这么急躁……别激动,我会告诉你的。”
“他在他应该在的地方。”收起的折扇挡住妖狐凌厉的爪子,男子微带笑意的看着愤怒的妖狐,“迷路的是你啊,妖狐。”
“小生没有迷路,而是你带走了小生。”妖狐话音刚落,幻境破碎了。
“本想要慢慢告诉你的,你太过急躁了。”男子伸手接下从天飘落的雪花,“欢迎来到隔壁。”
“……所以说小生只是被寄放在你家蹭经验而已。”妖狐咬牙切齿的看着男子,颤抖的手被强压下。
“我没和你说吗。”男子打开折扇,却没有盖住笑弯的眉眼,“真是性急的孩子。”
“我家有一只跳跳妹妹,无聊的时候可以找她玩,不过别太用力,会碎的。”被识破的男子毫无家主样子懒散的说完就走了。

……
“你是妖狐?”小小的跳跳妹妹仰着头,双眼放光的看着妖狐……的尾巴。
“……别太用力。”妖狐无力地将她轻轻放在自己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上,“这里没有妖狐吗?”
“有啊有啊。”跳跳妹妹的回答出乎妖狐的意料,“不过他和我一样小,尾巴没有叔叔的大。”
“竟然不用如此强大的小生?”妖狐有些惊讶,尾巴翘起。跳跳妹妹不得不抱紧了尾巴防止被甩下。
“疼疼……”妖狐心疼的揉了揉被拽掉几撮毛的尾巴,却没有将跳跳妹妹扔下,“你知道那个人平时用什么式神吗?”
竟然不用如此好用的小生,难道是个拥有数个ssr的欧皇吗。妖狐打心底不希望那个性格恶劣的人比自家家主运势强。那样恶劣的人和家主为什么是好友啊,太不相称了!妖狐在心底腹诽着。
“嗯……我想想……”跳跳妹妹歪着头,小小的身躯作出这样的举动让妖狐萌出血,面色可疑地红了。
“哼,一个ssr也没有的非洲难民。”听完跳跳妹妹的介绍后,妖狐刻薄的言语让远处的某人打了个大喷嚏,“也不重用小生,难怪18章的剧情一直过不去。”
“妖狐很强吗?”跳跳妹妹仰着头看着红衣黑羽的妖狐,“家主自从拿到他之后就一直放在仓库里呢。”
“什么?!竟然拿小生,拿小生当仓管?!”妖狐更气了,决定下次见到那个人先给他几十突先。
“不是不是,仓管不是你。”跳跳妹妹越描越黑,“仓管是白狼姐姐。”
“小生竟然沦落到连仓管也不是?!”
“咳,有什么办法嘛,我就是非,非到妖狐都可以一突……”再次出现的男人郁闷的和跳跳妹妹一起抱着尾巴,拔毛泄愤……拔毛泄愤……拔毛?!
“狂风刃卷!!”
“真是只急躁的狐狸呢。”男人抱着小小的跳跳妹妹被漫天的风刃吹得飘来飘去,感叹的道,“好友啊,你的欧气真壮观。”
“家主要养妖狐吗?”跳跳妹妹被死死按在男人的怀里,没有受伤的她透过衣服发出闷闷的声音。
“算了,这么急躁的狐狸,我也镇不住。”男人长叹一声,“谁让我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