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基友第二部链接留白)
(基友视频链接留白)

——————正文——————

“他不爱你。”
“他爱的是我。”
“他爱的是这具皮囊。”
捉妖师手中的瓶子内闪出妖异的绿光,惹得那似人非人的女子抿唇轻笑。靖公主惊骇得后退一步,“你是妖。”
“而这妖能帮你得偿所愿。”

……
抓住那个男人的手时,我感受到的只是心脏透过血液传来的搏动。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诱惑我。
他毫无防备的将后背暴露于我。我小心翼翼贴上冰冷的盔甲,默默告诉自己,只是报恩罢了。

人类街道繁华得出乎意料。我克制自己不要太过关注。他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慢慢放缓了速度,自然地和同行的军官聊了起来。我只得领情地侧头将这繁华的一幕尽情收入眼里。
不多时,平缓转过拐角,一个妇人偕同众奴仆站在府邸前迎接他。我偷偷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就愣住了。是那般纯然欣喜,恍然间会以为那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面含春色翘首等待着心上人,那爱怜的模样却在看到我的时候转为了疑惑。
我有些失落,想要再次看见那样子的她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连四周鲜活的心脏也黯然失色。
那时我尚不知晓,情之一字。

人言狐擅惑人心,我想些许有道理。侧头看着她兴致盎然的在绣布指指点点,我依言一一照做。渐渐百花簇锦之态成型,我和她相视一笑。其中乐趣,不足外人所道。
她信了我最初的说辞,将我当成自家妹妹一样疼爱。不仅教我绣花,还赠我亲手绣的手帕。捏着她亲手绣的小巧精致的手帕,我抑制不住的欣喜。收在长袖里用手指摩挲着,沿着针脚勾勒出她的模样。回去的路上,听侍女说,平常女子的绣品并不轻易许人,手帕赠予女子,则表情谊,赠香囊于男子,便是暗许芳心。
那这手帕一定,一定表示了她欢喜我的。而我却无法抑制自己去想象那男子收到她香囊的情景。让胸口疼得很,我紧抿唇,捂住冰冷寂静的妖核。

我本非人,虽道听途说过人类的世界,却还是不得其法,所作难免有所疏漏。她却误以为我身世凄凉,对我更是怜爱。也罢,左右也是得利,我便心安理得让她误会了下去。
她教我梳妆。让我乖乖坐在镜子前,拘起一束头发轻轻梳理。我从未让旁人碰触过我的毛发,那是极危险的。我忽视本能的不适,拘谨的坐着让她打理,听着她用柔和的声音说着带着某种韵律的古老话语。柔弱的她最多也就让我掉点毛发秃了一块,我看着她一边摆弄着一边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全然忘了自己以前是何等爱护自己的皮毛,更何况秃呢。

脸上挂着笑容,我心里并不平静。我亲手绣成的第一个香囊此时正在她的手上。所幸她笑着收下了,这让我开心之余还有些气闷。诚然,她开心的收下了,还夸了我。但我要的远远不止这些啊!
就因为我不是男子吗。不,我知道的,我连人都不是。

将鱼食丢进池塘,看着肥润的鱼儿争抢不休,我竟有些羡慕它们。修炼了千年,却还不如这鱼儿活的快活。察觉到视线,我偏头看过去,正是罪魁祸首的她。
我赌气的转过头不看她,耳朵却精确捕捉到她的轻笑。不由红了脸,我洒下最后一捧鱼食,结束了单方面未曾开始的冷战。毕竟我还想让她多教教我些人类的玩意儿呢。
人类的世界果真如长辈所说,诱人得很。

这些日子有多快乐,看见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有多苦闷。侍女打趣我,说我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是便宜了哪家少年郎。回过神的我草草打发了她,终于发现了我对你的感情。
我爱你啊。
“你爱过我吗?”她为难的样子清晰地在我面前划开一条线。没等她找好说辞,我便随意扯了些理由离开。
“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吧。”
总有一天你会更加喜欢我的,我那时那么自信的想到。

直到看见那一幕之前。
四肢百骸都在颤抖,甚于幼时冬日里皮毛未丰满的冷。疼,疼得连空荡的胸口也要抽搐起来。想要双眼看不见,想要耳朵听不到,连风也在嘲弄地将你的温度扑打在脸上。泡在水里吧,放些你喜欢的花,点上你爱的香薰,再温些你爱的茶,你会欢喜的和我一起嬉戏吗,会和我一起躺在床上说些夜话吗,你会吗。
那一夜,我未眠,你和王生鸳鸯戏水。

“你现在和那蠢女人一样傻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所以才傻到任由蜥蜴精伤害她。我太蠢,不懂得用更好的方法去抓住她。我太蠢,太晚才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我是这么愚昧,才会以为,如此爱王生的你,会看我。
“我爱她。”驱逐了那蜥蜴精。我终于将这不能倾诉的感情告白于世。

连质问也不过有气无力。我的声嘶力竭换来的只是你越来越恐惧的眼神,我的坦白将你越推越远。最后站在理智摇摇欲坠的悬崖,我看着你和那个男子,无比清晰意识到明白你不属于我的事实。
他们都说,人妖殊图。
——那,就将你变成妖。
喝下我的血,温柔将妖气覆盖在你身。我轻吻在你紧闭的眼睑。满心欢喜的打算着我们的未来,却还是败在你为了王生的决心上。人皆惧你,怖你,欺你,而你无怨,无悔,无惧。站在人群之外,冷眼旁观的我终于认了输。
心甘情愿。
将妖核捏碎的时候,我唯一感到的是轻松。
对不起,佩蓉,下一辈子,和王生好好过吧。愿你们不再受魑魅魍魉之扰。
对不起,我欢喜你。

  1. 钟韫祎ell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