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巫蛊师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人类,养虫的。
——嘻嘻,别一副这么惊讶的样子。虫子可是意外的有用呢。诶诶,要让老朽举个例子?嗯……(托下巴)哎呀,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咯,但是老朽还是人类的时候确实是靠着这门手艺苟活的哦。对对,就连死后也没能忘记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掬起一捧虫)没有你们在身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呢。


第一次见到蝴蝶精的时候,是在他死的前一晚。
——那是老朽至今为止还记得的梦。梦里的情景已经记不清了……别笑啊,这么久了,老朽也不过是忘了些细节。嘻嘻,那真的是个美梦。虫子、虫子、虫子、虫子、满山遍野的虫子!嗯——?老朽吗,在虫潮的中心被很多很多很多的虫子包围着。嘻嘻嘻,这些永不满足的家伙并没有吃掉老朽,而是托着老朽的身体不断前进着,将路上的一切都吞噬殆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沙沙沙沙……”“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沙沙沙沙……”起初很微弱,而后越来越清晰,最后竟盖过了虫潮的嘶鸣,老朽被吵得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只摇着沙鼓的蝴蝶精。
“没事的,听着我的鼓声跟我来,马上就会从噩梦中醒过来了。”她飞在我前面,“沙沙沙沙……”地摇着沙鼓。许是她的翅膀过于美丽,老朽竟没有反驳她,反而无意识跟着她离开了虫潮。
很遗憾,在到达梦境的狭间后,她立刻轻轻扇动那双美丽的昆虫翅膀离开。彼时老朽还是年迈的人类,无法在狭间中保持神志。逐渐模糊的意识里,那双艳丽的虫翅异常醒目,而后模糊成斑斓的色块印刻在远去的意识里。


第二天他便死了,被他昨晚不小心打翻的蛊虫吃得一干二净。
——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
因为声带也被吃掉了,老朽那时候疼得连声音也无法发出。嘻嘻嘻,从里到外,从外到里,都快被你们吃得一干二净啦。不过,你们这种贪婪的吃相,真是可爱啊啊!(捂脸尖叫,吓得手中的虫子掉到地上。虫子圆圆的身体找不到着力点,顺着地面的坡度滚到一旁。)不过,老朽年迈的身体并没有多少肉,贪吃的小家伙们不过一会儿便将老朽吞进了饥饿的肚子里。
“呕,好恶心的味道……”已经失去耳朵的老朽听到了某个男人的声音。随后是另一个稍微稚嫩的声音,用略带嫌弃的语气将手帕递给了前面的男人。
“谢谢……呕……怎么这么多虫子……”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冰冷的武器拨动着虫堆,铁器的质感让老朽不适地抖了抖身子,簌簌掉下了几只虫子。嗯——?老朽,现在是……
“什么都没有啊……呕……”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老朽当机的大脑里,让混沌的思维开始运转,“判官那小子是不是弄错啦?这里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哪来的死人啊。只有这一堆恶心的虫子……呕……”
“就算判官大人有疏漏,但是生死谱是不可能有差错的,哥哥,我们回去向阎魔大人请教一下吧。”
“嗯,也只能这么办了。希望不会再回到这里……呕……”
判官……阎魔……看来那两个人应该是鬼使黑和鬼使白了……这么说,老朽死了?


最后,妖界多了一个巫蛊师。故事结束。
——嘻嘻,怎么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老朽的故事本来也没有那么精彩……蝴蝶精?怎么突然提起她,(心不在焉抓起妖怪的尸体丢到虫潮里)还真是敏锐啊,若说有什么让老朽无法割舍的,就是那只蝴蝶精。嘻嘻,才不是想要报复她呢,老朽的愿望是想要饲养她啊!对对!就是这个!明明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激动的抓起饲料扔向虫群)但是却不能光靠诱饵掉到,啊啊啊,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想要饲养她!(双手抱住抖动的脑袋)……抱歉,被看到失礼的地方啦。作为补偿,今晚就给你一份特制的大餐吧……(捧读)不用了,多说一些蝴蝶精的事就好了。(捧读完毕)嘻嘻,也开始对她感兴趣了吗,但是不行哦,最后能饲养她的只有我。嘻嘻嘻,不想被虫子吃掉的话就要乖乖的哦?(重新坐下,一边喂虫子,一边说话)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呢。老朽确实是不恨她的,倒不如说是感谢她,正因为她让我从梦中醒来,才能让老朽的灵魂都被小家伙们吞噬,让鬼使黑鬼使白大人也找不到老朽,最终才能异化成妖。(敲了敲抖动的脑袋)虽然生活也有些不便的地方,但是正因为这样我和小家伙们的距离更近了。看,将蛊虫托在手上这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得以实现。
嘻嘻,好失望的表情。早就说了,老朽的故事一点都不精彩……这就要走了吗,那下次再见!(抖动着脑袋挥着手)

——嘻嘻,走了吗,真是个缠人的家伙啊。终于可以去看看今天快要出生的小家伙们啦!(慢悠悠抚摸着手中的虫茧)嘻嘻嘻,一定又是群可爱的小家伙。偷偷告诉你们,老朽没有对那个人坦白哦,蝴蝶精的可爱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她是老朽的,我的!(高兴的碰碰粗糙的虫茧)你们也是老朽的小可爱,要快快长大哦。

“沙沙沙沙……”熟悉的沙鼓声从背后传来,巫蛊师受惊的收紧了手中的虫茧向后看去。是一位头背后有着蝴蝶翅膀的小女孩样子的妖精,她有着踟蹰的看着巫蛊师,张了张唇——
“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