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一边打珍珠一边补《凉宫春日的忧郁》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因为写得很快所以ooc有,并且公主是个傻缺。
以上前提都接受的话可以试试我的脑洞哦?

祝食用愉快w


——————正文——————


“裴罗拉王子我来救你啦!”她颇有气势的握紧拳头大声说道,背后仿佛也燃起熊熊的火焰。
万里无奈的叹了口气,万般不舍的将手中毛发乱蓬蓬的尼梅雅递给赫拉克勒斯,拔出腰上别着的限量版熊猫宝宝款双截棍,跟在了兴匆匆的她身后。

……

“食梦兽退散!”摆好姿势,她一挥手,身后的王子就慢悠悠的冲了上去,和食梦兽“激战”了起来。
万里一棍子挥开挡路的食梦兽,余光瞥到了一旁躲在小角落采草药的萨奇亚,吓得手中限量版熊猫宝宝款双截棍都快掉了。心疼收回差点掉出来的武器,万里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给一旁正在赫拉克勒斯头上的加油的尼梅雅打了声招呼,万里凑到萨奇亚身边坐了下来。
“喂喂,这要是被她发现了,你可就惨了。”万里看着萨奇亚依然自顾自的采摘就知道他已经忽略了现在的情况。万里伸出手想拍拍他的肩膀唤回他的注意力,但是伸到一半的手突然顿住转而遮住萨奇亚正要采摘的草药。
“哇啊……怎么了?”终于回过神,萨奇亚疑惑的侧头看着万里。
“先把这些食梦兽清理一下,再来采吧?不然被这些杂鱼打扰,浪费无谓的时间的。”虽然这么说,但万里也注意到了萨奇亚身边并没有食梦兽来袭。是用了什么调配的药物吗,万里猜测着。
“嗯……那好吧……”厚厚的刘海盖住眼睛,萨奇亚点点头,慢悠悠的站起身,慢悠悠的放着毒加入到了战斗中。
没有立即加入战斗,万里低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刚才在想拍萨奇亚肩膀的一瞬间,仿佛感知到什么一般顿住了。那是非常强烈且清晰的预感——不能碰,会被萨奇亚无意识攻击。
是最近战斗过多培养出来的对危险的预知吧。摇摇头,万里将疑惑抛在脑后,在她发现之前冲进了食梦兽潮中。

……

“这里就是吃掉裴罗拉王子梦的食梦兽所在地吗?”她看着马尔格利塔送来的地图再三确认。
“是的,我感受到了戒指的气息。”纳比抖了抖大耳朵,严肃指向一个方向,“大概是在那个方位。”
“哦哦,裴罗拉王子等我!”还没等纳比的小白手放下,她就风一般朝着纳比指的方向跑了过去。按耐下想要揉揉纳比的欲望,万里跟着她也跑了过去。
“找到啦!”一番寻找之后,她顶着一头草屑握着戒指傻缺的笑着。朝着万里大幅度挥手后,她就单膝跪在原地准备唤醒新的王子。
“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啊。”走到她身前,万里伸手将她头上的草屑拂去时突然心中一悸,朝着天空攻击。几乎是在攻击的一瞬间,万里就意识到那是虚招,敌人的目的是另一边!
“啊!裴罗拉王子!”公主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万里只来得及将她护在身后,眼睁睁看着戒指被带走。
“没事吧?”这时候,其他人也赶了过来。万里摇摇头,严肃看着不远处站着拿着戒指的男人。
“菲罗斯的由诺王子?!”
“神说,世界在循环。”男人侧头看着自己手中权杖上的镜子,“为了……”
“为了让世界停止循环……不能让她拿到裴罗拉……对吧?”萨奇亚从僵立在原地的由诺手中取出戒指,走到公主身边递给她。萨奇亚对米亚晃了晃手中的空瓶子。米亚点点头,解除了施加在由诺身上的魔法。
“你们说完了没有,快点说完走啦。”公主不耐烦的握着戒指催促着。
“你和米亚先走吧,我们随后就来。”万里接过萨奇亚递过来的药,挥了挥手,走到由诺身边。
万里蹲下身,配合着因中毒而痛苦缩紧身体的由诺,“这种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和你一样我们都想从这个循环中出去。”
“那为什么……!”
“所以才必须拿到裴罗拉王子不可。”万里将药放在由诺身旁,站起身,“这个话我也对你说过很多次了。因为想要结束循环,所以必须满足她的愿望。每一次循环在拿到裴罗拉后的结束是有意义的。想要阻止循环而阻挠我们的你才是最大的障碍……”
万里拾起一旁限量款熊猫宝宝款双截棍,朝着由诺摆摆手,“那下次再见。”

……

再次睁开眼睛,万里看了一眼床边的熊猫宝宝款日历,“又结束了一次吗。”
房门突然被敲响,传来公主欢快的声音,“万里万里,快起床,马尔格利塔送来请求,让我们去救裴罗拉王子啦!”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