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公主黑化严重。私设有。请各位公主注意规避。


@血腥的兔子
来啊!互相伤害!


——————正文——————

"我喜欢你!来我家吧!"少女隔着薄薄的水面向着水里的男性苦苦哀求着,眼里盛满晶莹的泪水。

男性只是轻佻的笑着,修长的手指越过水面拂过少女的眼角。少女紧紧抓着他的手,而男性只是无奈的看着少女,甩开了。

"抱歉,我不喜欢比我还黑的女性。"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他闭上美丽的紫色眼睛消失在池水深处。

少女听到这句话后再也支撑不住,双手捂脸嘤嘤嘤哭泣。过了不久,见没有人搭理她,少女一抹脸,站起来转身离开池边。

……

少女叫红兔,是个烂大街的特洛伊美亚的公主。诶,你问为什么堂堂一国公主的形容词是烂大街?红兔耸耸肩,谁让当代的特洛伊美亚王室像兔子一样一生一窝。你上街一看,十个女性里八个是特洛伊美亚公主,还有一个是别的国家的王妃,另一个是托尔马利。

因此公主与公主之间的斗争是很激烈的,大家为了找到一个更好的联姻对象无声的厮杀着,红兔也不例外。然而在这个普遍崇尚以白为美的梦王国,红兔这样暗肤色(非洲人)是很劣势的。看着身旁一个个白肤色(欧洲人)公主领走一个个优质王子,市场变得更加严峻了起来。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无比严峻,迄今为止,已经不知道多少王子拒绝了红兔。因此现在被一个黑皮拒绝并嘲讽自己黑,红兔很淡定,红兔面无表情……摔!根本淡定不下来啊!

气鼓鼓的走在街上,她在脑袋里思考着今天要用哪种美白面膜哪种美白仪器,上次xx推荐的好像不错啊,据说用过之后钓到了某沙漠之国的王子,跑到那边接受风吹日晒了……啊,oo今天还和我说用过了某个产品之后,王子看她的频率都变多了呢。红兔暗自点头,决定了今天要买的东西之后,碰到了同为特洛伊美亚公主的竞争者们。

……

然而竞争者们并没有对红兔冷嘲热讽,反而一脸焦急的朝着红兔询问道,"喂,那个被阿克亚里亚的奥里昂王子抛弃的那个,没错说的就是你,你有没有看到缇夏的黑皮……咳,哈尔丁王子?"

红兔歪歪头,在脑袋里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哦。哈尔丁王子怎么了吗?"

"他不见了!本来30分钟前就应该抵达大吉贝尔克和艾德蒙德王子会面的,然而他现在都没有抵达。这里是哈尔丁王子的必经之路,你要是见到了哈尔丁王子,一定要告诉他快去,艾德蒙德王子,约修亚王子和佩科王子很担心。"竞争者们说完便急匆匆走了,留下被一堆不认识的王子名砸晕的红兔。

"艾……矮得萌……啥?"红兔抱着脑袋,灵光一闪,"哈尔丁王子……是黑皮紫眼的吧,和刚才拒绝我的王子是什么关系呢?唔……"

这时,一只小狗咬着她的裙角拉了拉,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她。红兔蹲下身摸了摸小狗的额头,将身上仅剩的鱼干放到小狗面前,"又来找我吗,看来你很喜欢我的小鱼干呢,太好啦,这些都给你吧。"

起身拍拍灰尘,她跨过正在大快朵颐的小狗,继续自言自语,"嘛,是哈尔丁王子又怎么样呢,反正最后都不会属于我。"想到这里,红兔淡定了,继续朝着化妆品店走去。

至于什么被抛弃什么的……红兔才不记得呢,梦王国有这个国家吗,有这个王子吗?

……

"你啊……"是谁在耳边说话,红兔迷迷糊糊的想着。但是那声音真的很好听,让红兔忍不住朝着那个方向拼命转头。

然后她闻到了带着腥味的海水,还有手中贝壳项链坚硬的质感。她茫然抬起头,看到了一位白得发光的男性鱼人。

"奥里昂……"红兔喃喃的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呆呆的样子让奥里昂皱起眉头,仿佛在说你怎么还是一样的呆。红兔看着这样表情生动的奥里昂,突然笑了出来,笑到就这样捂着肚子在奥里昂面前蹲下身。

"……跟我到海里去。"奥里昂伸出手,朝着红兔的方向。红兔笑到泪眼朦胧的双眼看着这一切,模糊得看不清。啊啊,红兔想着,到底期待了多久呢,这一切的主角是她,奥里昂是向她伸出手呢。

然而,红兔毫不留情挥开那只手,她看着错愕的奥里昂,将项链放在他的手上,而后红兔用两只手慢慢握紧那只苍白修长的大手。

"沉下去吧,和这个贝壳一起……沉下去……比海底还要深,还要冷的……"那是怎么样的地方呢,红兔想象不出来,所以那时候,她选择将鱼人的他带出了海洋,带去了炽热永恒光明火热的沙漠。

四周的水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火辣辣的阳光刺进来,照在奥里昂和红兔身上。摸着奥里昂渐渐被晒得干枯的长发,她温柔的提议道,"一起来日光浴吧?"

……

睁开眼,摸了摸脸,感受到了久违的泪水。红兔眨眨眼,慢慢从梦境中清醒过来。起身开窗后,她楞楞地站到落地镜前,看着自己。

"太好了,变白了一些呢。"

……

"哈尔丁王子失踪了。"抽着烟斗的长发男人从树后走出来,看着跪坐在池水边野餐的红兔。

"……呜?"叼着自己做的三明治吃得幸福的红兔抬头看着眼前的紫发黑皮男性,在看到他尖尖的耳朵时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所以呢?"

"奥里昂王子也不知去向。"男人没有理会红兔不情愿的眼神,自然的伸手拿了一块三明治优雅的吃了起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红兔盯着男人手里的三明治,擦了擦嘴角。

"如果犯人是同一个人,那真是罪大恶极呢。你说对吧?"男人笑着看着红兔,"我是伊维雅的王子,迪奥。想邀请你去我的国家做客。"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那你愿意来吗,罪孽深重的小姐?"迪奥挑起红兔的发丝。红兔不自在的向后仰着,瞪着迪奥。

笑了笑,乖顺放下头发,迪奥拿起一旁的烟斗抽了一口,看向幽深的池水,"我们说不定意外的合适呢。而且,我不讨厌和我一样黑的人哦。"

"说得漂亮。"红兔顶着嘴,但态度已经缓和下来,显然已经答应了。

迪奥低低笑着,没有回答红兔的问题,只是倾身在红兔耳边和着烟吐出一句话。

"请坠落到地之国,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