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好饿……

他捂着空空的胃在心里哀嚎着,双目赤红,勉强维持着人类的形态。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进食了,身体正迫切的渴望着甜美的人类血液。

疲惫的靠在墙上,阴暗的小巷里没有灯光,抬起头的他能清晰的看到星空中的满月。

——啧,有点不妙啊。

满月的血族会比平时更加暴躁。若是现在进食完毕后躺在棺材里倒也不会出什么事,可惜现在他孤身在外,饥肠辘辘。没有力气再走动,他索性靠着墙滑下,坐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

时间临近午夜,街上冷清的没有一个行人。他眯起已经退化成兽瞳的眼睛,聚集起不多的意识感知周围的生命。

——在这样下去就不妙了……

没敢咬住唇,他揪住胃部,狠狠抓着,变得黑而长的指甲深深陷进肉里,浸染上衣物。

微弱鲜美的气味传过来,他抬起头,用手指拼命的划着墙壁,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巷的出口。

——甜美的气息,食物,食物……

紧了紧书包背带的少年犹豫一会,还是朝着奇怪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

冷色的月光铺洒黑发上,奢华的不可思议,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在墙角处抠挖着,抓住了进入小巷内少年的视线。美丽的男性,少年如此想着,目光细细描绘着那名男性精致的眉目。

“唔……”难耐的疼痛让男性皱起细长的眉,勾回了神游的思绪,少年赶紧上前蹲下查看着男性的伤势。

苍白的脸色衬着脸颊越发细腻,少年不由自主盯着如血鲜红的唇,揣在口袋里的手指攥得生疼。美丽的事物总是让人心生怜意,少年不能免俗的伸出一只手拂开男性额前的碎发,这细微的举动惊扰了男性。

男性慢慢睁开双眼,红色的兽瞳在夜色里亮得惊人。少年一惊,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指,男性便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压倒了少年。

“我今天的晚餐是大蒜。”尖锐的牙抵在冰冷坚硬的刀尖上,少年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稳稳的持着刀,镜片下的眼睛与原先的痴迷不同,反射出无机质的光。

“……猎人。”男性吸血鬼舔了一下刀尖,往后退开。嗜血的冲动无法完全抑制,吸血鬼半蹲着,退化成黑色指甲的手随意垂在两旁,眯着兽瞳看着少年。

“没想到第一次出来试炼就这么幸运。现在还能勉强维持人形,至少是子爵级别以上。”兴奋的舔唇,少年推了推下滑的镜框,势在必得的看着吸血鬼。

刺进下嘴唇的獠牙,无声的吸取着自己的血液,勉强维持着所剩不多的理智,“猎人,离开,死。”

“你在说什么,我离开?”少年疑惑的歪着头,“再怎么看也是……”

“扑哧——”比吸血鬼更加快的速度绕到其身后,空着的手紧紧勒住纤细的脖颈,另一只手在短刀捅进左侧胸口之前强硬改变轨迹切下了吸血鬼的一只手臂。

“……死的会是你啊。”

少年松开禁锢的手臂,吸血鬼不平衡的身体摇摇晃晃。无趣的瘪瘪嘴,少年一脚踹向吸血鬼,将他踩在脚下。

不断在脚下施加着力道,少年痛快的踩着吸血鬼瘦弱的身体,“快使出来吧,你的保命绝技。”

持续的凌虐下,吸血鬼瘦弱的身躯紧紧蜷缩着,颤抖着将精致的脸埋进带着血气的单薄胸膛。

“差不多了吧。”嘟囔着,少年回忆着学校老师的教诲,点点头,停下了践踏的动作。俯下身,少年拎起唯一沾染了血色而奢华依旧的黑发,看着吸血鬼痛苦的面容嘲笑着,“看来是个高阶废物呢。”

痛苦的扭曲着面孔,吸血鬼紧闭着眼不说话。少年确认般放下心,转了个刀花,斜斜插进吸血鬼左胸口。

“诶?”空荡荡的感觉让少年呆了一下,错过了救命的机会。

“扑哧——”

少年眼中的最后一幕是,蝙蝠簇拥着白色的骨架,滴血的心脏被握在高高举起的骨手上,嘀嘀嗒嗒的侵蚀了雪白如玉的骨。微合手掌,崩出的大量鲜血溅起,遮蔽了月华,染得通红。

许久之后,小巷里月华静静洒落,冷冷看着夜幕下掩映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