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灵感来源于cp @ 还能起什么Kaylor相关的名字
cp地址: ‪http://zzzzzkkts.lofter.com

“人鱼悲伤的时候会流泪吗?”

澄澈的天空下,金发的人类公主用双足行至她面前,蓝色的眼睛里是促狭的笑意,毫不伪装的向她倾泻着恶意。

人鱼摇曳着深蓝色的鱼尾,清澈的水里散落着些许奇异的植物,折射出的彩色光辉隐隐浮现,像极了被圈养在深宅的珍奇异兽。

“不知道。”人鱼平淡的回答道,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没有经历过。”

“诶——”拖长音调,背着手,公主低头凑近人鱼。背阳的面容带着些阴影,居高临下的,恍惚带着些冷意的蓝色眼睛看着人鱼。

“那么,人类悲伤的时候会流泪吗?”好奇着,人鱼反问回去。

“不只是悲伤的时候。”公主直起身,背对着人鱼,“人类啊,无论何时无论何种情况,都会流泪。”

眨眨眼,人鱼感叹着,“人类好脆弱啊。”

“是……啊……”模糊的话语带着点鼻音,公主身影颤抖着。

“喂,你?”人鱼攀着池水边缘,担心的看着公主抖动幅度越来越大。

“就像这样,明明你一直朝着太阳都不会感到不适,而我却一下子就被刺激得流泪了。”转过头,公主满面泪水,眼睛酸涩的眯着,可怜兮兮的像是不小心碰到了洋葱的委屈猫咪。

人鱼一愣,呆呆的看着那澄澈的蓝色,终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公主不满的瞪着肆意笑着的人鱼,明明是十分不雅的姿态透着爽朗和自由,让自己不由放松下紧绷的脸部肌肉。

“过来。”人鱼单手撑起自己,将腰部抵在池水边缘的台阶上,另一只手向公主招手。

“……唔!”不情愿走进水池的公主被人鱼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一步,捂住右眼眼角脸色通红。

异族灵巧的舌将指尖的泪水埋进味蕾,人鱼含着手指品味着公主的味道。将最后一点味道融入身体后,人鱼伸出亮晶晶的手指,笑着看向公主,“很好的味道呢,我喜欢。”

“你!”公主手足无措的看着人鱼微张的唇,脸色越来越红,瞪了人鱼一眼,提着裙摆跑掉了。

目送着公主的身影淡去,人鱼沉入水中,细碎的水泡从人鱼口中冒出,杂音下人鱼的呢喃谁也没有听见,“意外的不擅长这方面吗。”

公主奔跑的脚步渐渐停下,忍不住拂过眼角。那里仿佛还保留着人鱼带着水汽的温度。嘴角微弯,“大意了。不过,对着那孩子,谁也不会全身戒备吧。”那真是相当灿烂的笑脸,连着她满身的疲惫也一并勾走,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

“又梦到了啊。”Karlie扶着额头,依在池水边缘,深蓝色的鱼尾无精打采的摆着。此时的水池荒凉无物,水质也并不适宜深海鱼类居住。

手不由自主的搭在右眼眼罩上摩挲着,那里被妖精国度的王女Dianna赐予的打磨成球形的妖精石填充。无时无刻的异物感让Karlie忍不住想掀开眼罩将那碍事的东西拿出来,却突然被另一只手拉住了。

“别打开。”Taylor食指点在Karlie眼罩上感受了一下,而后握着Karlie的手强硬的离开右眼,“还没好,忍耐一下。”

人鱼点点头,凝视着两人交握的双手怔怔出神。“为什么帮我?”明明一开始背叛的是Karlie,现在Karlie有难,Taylor不选择帮Karlie,Karlie也不会有怨言。

“因为一开始就约定了,你把眼睛给我了啊。作为回报,我会送你回海洋。”拍了拍Karlie的脑袋,“而且我有我的应对方法,放心吧。明天就要回去了,早点睡吧。晚安。”Taylor站起来,俯身在Karlie额头一吻。

Karlie看着空荡的水池,以前点缀着的奇异植物全部都被捞出打包。Taylor说那是用来和鱼交易的筹码,“但是,那个怪物真的需要这种东西吗?”

“只要现在的海洋的确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Taylor摸了摸Karlie湿润的金发,“已经确定现在的海洋里没有这种东西存在了,不是吗,那就不用担心。它一定会答应我们的。”

“为什么?”焦急的摆着尾巴,Karlie拉住Taylor的手质问。

叹了口气,Taylor转身坐在台沿上,“以前水池的水质是不是让你很舒服?”

“是的……是那植物的关系吗?”

“不笨嘛。不过那不是植物,是动物哦。”Karlie不满的鼓起脸,乖乖等着Taylor解答。忍不住戳了戳鼓起的小脸蛋,Taylor详细的解释着,“在被海洋之心封印之前,那个怪物和这种动物一直在一起生活。我的祖先曾经记录下那些过往,这种奇异的动物是海葵。那时候的它还很弱小,每次遇到危险都会躲到海葵里面避难。很难想象吧,强大生物弱小的时候。”

“人鱼生来便是海洋的宠儿。”

“弱小对它来说是种罪孽。每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只能一次次的躲到海葵层层触手中瑟瑟发抖着无能度过。”

“海葵愿意庇护它?”人鱼皱起眉。

“海葵自身行动缓慢,所以作为交换,它给海葵带来足以为生的食物。”顿了顿,Taylor笑了,“然后有一次我的祖先捕捉到了缠这它的海葵。海葵很漂亮,所以被人类圈养了。就是这样。”

“那海洋之心?”

“不知道,这一部分没有记录。但是这个故事却一直流传下来,作为后代的教育——不要相信任何人。”Taylor双手搭在Karlie光滑的肩上,强硬将她按到水底,“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好孩子要早点睡。晚安。”

“咕噜咕噜……咕噜……咕……晚……安。”挥挥手,Karlie看着Taylor折射在水中的扭曲倒影消失,闭上眼。

……

“恰巧隐藏了最有趣的部分,真不愧是王室啊。”靠在走廊的柱子上的阴影让Taylor停下了脚步。

“一半的真相足够了,不是吗。”Taylor淡淡笑着,看着露出身型的Lancelot ,“Dianna让你无聊了?”

“嘿,这么说可不妙啊,饶了我吧。”苦笑着,Lancelot 将手中的文件交给Taylor,“已经清理了所有的海葵,除了你‘精心’挑选的那两个,整个大陆上已经没有一只存活的海葵了。”

“海洋的情况呢?”

“没有问题,虽然是动物,但那方面和植物差不多,Dianna很快确认了已经没有任何一只海葵存在于海洋了。”

“这么说已经灭绝了?”大致略过文件,Taylor好似有些惊奇。

“就算前几天有,现在也不会有了。海葵已经被海洋淘汰了。”Lancelot 耸耸肩,“非要我说出来?”

“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们有没有留下痕迹,不然到时候我可是会很麻烦的。”那条鱼现在的身体情况应该很糟糕了,但是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所以说你就不应该去。不过你也不会听的吧。”像是妥协了,Lancelot 突然笑了,“到时候这个国家变成什么样我可不管。”

“谁让你是弄秃了父王的罪魁祸首呢。”

“人一旦到了年纪都会秃头的。”Lancelot 嘲笑着,而后突然补充了一句,“当然不包括我。”

“哦?那我期待着。Lancelot ,谢谢……还有,对不起。”

摆摆手,Lancelot 从走廊一跃而下。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

“等等等等!”Taylor大惊失色的拖住Karlie向下潜入的动作,“我不会潜泳!”

“啊?”Karlie按耐下迫不及待的欲望,转头看向Taylor,“那就这样吧。”

带着水汽的手按在Taylor后脑勺上,引导着Taylor向Karlie逼近。先是海水的咸涩的味道,而后是Karlie。唇齿间液体搅动,分不清谁是谁,脑袋也被对方炽热的气息熏的浑浑噩噩。脑后湿润的手指契入发间,按得Taylor生疼,但却不想停止,一直,一直,一直做下去。

“这样就好了。”先放开的是Karlie,她拭去Taylor嘴角的液体,无邪的笑着。

“你经常对其他的人鱼这么做吗?”红着的脸看到Karlie自然的神色后冷了下来,Taylor忍不住质问。

“没有,这是第一次。”Karlie疑惑的看着Taylor,拉起她的手,“我只帮过你一个人类做过这种事情。来,拉着我的手,你现在已经能在海里呼吸了,我带你去。”

深深吸口气,Taylor惊讶于自己对她的占有欲如此强烈,一边收回了手,“不,再等等。”

迎着Karlie疑惑的眼神,Taylor扯扯嘴角,“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我什么了,比如,为什么你会来到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