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注意】
1. 因为寒假期间没有网看不见男神,所以有一篇会比较丧病。
2. 请告诉我,你们喜欢这种类型嘛?

木盾
你一睁开眼便看见了偶像。惊喜的你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尖的发现了一支正向着偶像射去的箭。你奋不顾身扑上去想要挡箭,一股力道从背后传来,将你拽了过去。“噗……”你被另一只箭射穿了。你挣扎着向着偶像看过去,只能看见偶像粗暴的将露出体外的箭羽折断,继续奋战着。无力的你安心地倒在地上,任由士兵们在你坚硬的身体上踩来踩去。

巧克力
你蹲在街边,呆呆的看着过路的情侣们,被他们身边的pika pika 的粉红色光芒闪的不知所以。今天是情人节,你一单身狗在今天的大街上显得格格不入。这时一个身影在旁边停下,看了你一眼,“啊啊,反正今年这个也是义理巧克力。”俯身将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放在了你面前,“给你吧。”你惊喜的扑上去几下扒开了包装咬了上去,甜腻的口感瞬间充满口腔,你不禁幸福的摇起了尾巴……卒。


你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桌子上几只白瓷的酒杯整齐的摆着,空空如也。用手摩挲着一只酒杯,你发着呆,嘴唇蠕动却什么也没吐出。夜色渐沉直至天边泛白,你叹了口气,收拾收拾桌面,锁了店面准备回家。昏昏沉沉的因熬夜而虚脱的感觉一如宿醉,眯着眼的狭小视线里你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欣喜地上前,你拍了拍那个身影,想要打个招呼,却被眼前的人一把按住了肩膀。你一愣,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吐了你一身。

肉畜
【想要被吃。】这是你的愿望。每当在遥远的距离痴望着的时候,你的脑海里都会不可抑制的出现这样的想法。两个生命的距离太遥远了,你无法满足于此,情不自禁渴望更多,更亲密的接触。指甲用力陷进木桌,拔出来时带来的痛感让你欣喜的颤抖。日积月累的渴求,无法被满足的奢望,让你几近疯狂。于是你割下身上多余的的肉,在漫延血色的厨房里吞下。

痴汉
平常的问好,平常的道别。你竭力扮演一个平凡的人。余光瞥见的身影逐渐消失,你转身拐进一个小巷。从电车尾部逐渐向前行进,你避开了所有可能会正面碰上的可能,成功的潜伏到一个绝佳的观看角度。【啊啊,太棒了,最高的享受。】你这么想着,幸福的昏了过去。

伤口
【我让你疼了吗。】你看着他紧蹙着眉,痛苦的样子让你紧绷起来,却让他眉宇间的沟壑更深了。你不知所措的松开身体,他的体液通过你的身体流的更欢了。正当你手足无措的看着他时,白色的布料带着草药的味道将你的视线覆盖。几天后,重获光明的你意识模糊的看着他舒展的表情,脱力的从他身上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