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丑陋的面容,暗紫的肤色。宛若群山绵延起伏凹凸不平的脸上痛苦的扭曲着。巨魔躺在恶臭的下水道里喘着粗气,占据了面部一半面积的眼睛紧紧闭着,身体蜷缩,忍耐着巨大的痛苦。

她看着这样的巨魔,一脚踩上它的胸膛。力道很大,大得让巨魔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明明是一双难得的水汪汪的大眼,眼白部分却暗黄浑浊夹杂着几缕暗紫色的血丝,展现着不同于人类的身份。巨魔张开嘴,发出低不可闻的呻吟,纯金黄色的眼睛看着她。

在被这样的视线看到时,她内心突然诡异的柔软了起来,像是看到一只可怜兮兮的金毛猎犬时的爱怜。“别在这里睡,这里是我的地盘!”按耐下心中的感觉,她假装恶狠狠的说道。同时加重了脚下的力道,让巨魔忍不住哀嚎了起来。声音沙哑低沉刺耳。即使是在哀嚎,音量也不大,显然嗓子已经将近坏掉了。

内心的波动越来越大,她抬起脚,踹了巨魔一脚,让它翻滚了一圈。蹲下来,她伸出手把巨魔的脸扒向她的方向,从上到下检查起巨魔身上的伤痕来了。

“咕……噜?”巨魔闭着的眼颤巍巍的张开看向她。她瞥了巨魔一眼,没有说话。加重了一只手指按在巨魔褴褛衣衫露出的伤痕累累腹部上的力道。

“……咕!”巨魔呜咽了一声,却并不敢反抗她,乖乖躺在原地,紧紧蹙着长而稀少的眉。

她看着手指上沾染的紫色血迹,再看了看被她按压得裂开了的伤口上不断渗出的紫色血液。嫌弃的甩了甩手,她站起来向着巨魔沉默的伸出了手。

巨魔看到她起身不由松了口气,却在看到她伸出的手时将舒了一半的气憋住了。巨魔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见她一直维持着没有别的动作。巨魔谨慎地将紫色的臃肿大手轻碰了下她洁白修长无疑是人类的左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巨魔反射性的想收回伸出的手。

“啧……”她不耐烦的反手扣住巨魔快要缩回去的手,拽过它的手臂绕过她脖子,就这样把巨魔架了起来。

巨魔身体抖了一下,不由得挣扎了起来。然而重伤的身体不允许巨魔做出大幅度的动作。撕裂的伤口透过神经末梢传来巨大疼痛感让巨魔一下子就丧失了挣扎的力度,软绵绵的靠在了她的怀里。

感到了加重的分量,她转过头瞥了一眼巨魔,带着明显的嫌弃,却又在看到巨魔虚弱小模样时心有不忍。她回过头看着前方,努力站直身体撑起巨魔高大的身体让巨魔不至于太难受,稍稍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叹了口气,语气十分不耐,“不许动,再动就杀了你。”

巨魔听到后身体一僵,乖乖的靠在她身上,沉默地走着。如果不是感到了明显再次加重的分量,她也不会知道巨魔此时的心情。
以这种方式表示不满么……咳,好,好可爱。(//∇//)心情诡异的好了起来,她竟没有追究巨魔,反而脚步轻快的径直向着她最近的一个据点走去。

……

将巨魔甩在她据点唯一的床上, 她扒拉出这里为数不多的绷带和药品,按住巨魔的身体给他上药。

“?”也许是床铺过于柔软,巨魔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传递出明显的疑惑。她默默捧住被这个表情萌碎了的心脏,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即使是在上药,身上的疼痛也不会减轻。巨魔隐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僵硬着身体等待着堪称酷刑的治疗结束。

顺利的将最后一个绷带绑好,她好心情的打了一个蝴蝶结。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品——巨魔丑陋的身躯掩映在层层绷带之下,配合着白色的大蝴蝶结,散发出一种丑萌丑萌的感觉,让人不禁联想到商店摆放的Q版僵尸。

好,好萌……她不由脸色通红的别过头。哀叹着自己诡异的萌点,任命的起身为巨魔准备营养餐。

见她起身,巨魔因冰冷的药物而舒缓疼痛感到放松的心又提了起来。巨魔动了动手,努力用包成粽子右手握住她的衣角,纯金黄色的眼睛透过白色的绷带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

“咕……你……要做……什……么……”巨魔艰难的吐出人类的音节,看见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耐心的等他说完,巨魔又一次组织语言,用沙哑的刺耳的声音艰难的措辞着,“我……你……救了……我……想……要什……么……”

“你。”她爽快的说道,顺便摸了一把因她的话而呆住的巨魔僵硬的脸。

“我看上你了。”她这么说着,看着巨魔因飘移而显得滑稽的表情,“反正你也不被人类社会所容,不是么。虽然不知道你是试验品呢还是外星生物什么的。只要你愿意,我们就呆在这,一辈子。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生命过来打扰我们。那么,你呢?”

“不…… 我……不……”巨魔再次艰难的发声。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下垂作出狩猎时的姿态,却静静看着他,等待着他把话说完。

“不……是……试……验品……是……巨……魔……我是……”巨魔认真的看着她,裂开牙齿参差不齐的嘴,“答……应……谢谢……你,好……人……”

她一把抱住巨魔,小心的避开伤口,轻轻蹭了蹭巨魔,“你果然……好可爱~虽然被发了好人卡但是这种死了也无憾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嗷嗷,好像抱着你啃两口~(๑>؂<๑)”

“……咕?”巨魔疑惑的摸着湿润的脸颊,呆呆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