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首先特别感谢 @1234wd5678 小天使。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

抖了抖长而柔软的胡须,我看着笼外空无一人的房间,低落的垂下了脑袋。蜷缩在一边,我没有理会在同一个笼子中正在打闹的同类,将粉红色的细小四肢努力塞进白色柔软的腹部下,并避免碰触到腹部的针孔。

我回想起了最开始被抓的时候。那时我虽然有些不适,但还是闭着眼安静的呆在女实验员的手上,像一只小毛球一样,让女实验员忍不住隔着手套轻轻握了握。蓬松的毛发一下子被压扁,我较人类格外温暖的体温透过手套传到了女实验员手心。有些诧异,我睁开了纯黑色的眼,透过被压扁的长白毛看着女实验员。

看着这样的我,女实验员突然脸颊爆红,一只叫做母性的小动物窸窸窣窣爬上女实验员心头,她不由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脊背。

“喂,要玩的话等工作做完后啊。”无奈的声音从另一个实验员嘴里发出。女实验员立马受惊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被摸的舒服的只想哼哼的我丢进笼子里,转身又去抓其他跑来跑去的小白鼠了。

突然被丢下的我轻巧的落在了笼子里,留恋的看着女实验员的手,一尾巴甩开身旁跑来跑去不安分的同类,换了个角度,继续看着女实验员的手。

啊啊,好舒服啊。那时的我满脑袋都是刚才女实验员温柔的抚摸。

……

午夜。腹部被扎针的地方突然传来灼热的温度,让我不适的抖了抖,睁开了双眼。夜半时分,身旁的同类显得格外躁动,我却提不起精神来。

……

今天白天的时候。我因为意外的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实验员。于是兴奋的忽略了昼伏夜出的习性,在白天的笼子里动来动去想引起她的注意。

然而女实验员却并没有朝着我这个方向看来,而是和另一个实验员在闲聊。

躁动了许久,我终于失望的停了下来,不甘心的靠在离他们最近的角落里听着他们的谈话。

他们在讨论今天晚上要去超市买点吃的东西。抖了抖耳朵,我掠过了听不懂的词语接着听下去。这时女实验员兴致勃勃的说一定要买布丁,布丁超好吃,最喜欢布丁之类的话。

……喜欢……布丁?我歪着头,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啊,对了,我就是布丁啊。

“啊,说起来,你还记得吗。”女实验员突然提高音量,向着布丁这边看了过来,“那天我不是抓着一个小老鼠不放嘛,那是因为它的样子很像布丁啦。”

我直起身,两只前爪缩在胸前,期待的看着女实验员。不是像啦,我就是布丁啊。

“啊,说起来,你为了减肥很久都没有吃布丁呢。那天是不是都快把那只白鼠当成布丁吃了?”另一个实验员促狭的看着女实验员。
“啊,真是的!”女实验员恼羞成怒的和另一个实验员打闹了起来。

……

等到他们日落离去时,女实验员还是没有再看我一眼。

我低下身体,趴在了布满木屑的笼子里,疲惫的闭上眼睛。然而同类们却逐渐精神了起来,不安分的在笼子里动来动去。

我懒得去理会,找了个舒适偏僻的位置趴着休息。

清晨时分被强迫着在腹部注射了药物,这时已经看不出伤口的部位开始隐隐不适起来。估计因为这样的原因,同一个笼子里的同类们都有着暴躁,不时会有两只或者几只凑在一起打架。

啊,说起来,那些人类称呼我为……9号?我不确定的想着。

9号……指的就是我么?布丁想到了女实验员口中的布丁,那是带着温柔欣喜的嗓音叫出来的称号,和布丁被叫9号时的冷淡口气截然不同。

也想,被这样叫。我羡慕的想着。布丁,我的名字明明是布丁啊,才不是什么9号呢。

……

午夜。腹部越来越痛了,我转过头想看一下一起被注射了药物的同类们。在午夜明亮的月光下,我清晰的看到了同类们染上猩红血色的腹部和爪子,尖锐的牙齿上还有未舔舐的血液滴落。似是感到了我的视线,他们转过头来看向布丁,有一部分直直的朝着布丁爬来。

我四肢着地站起,正好,我也挺难受的,想发泄一下呢。

——她明明今晚会在布丁这儿的啊……为什么呢,因为对她来说我只是9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