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在落日燃尽余晖之前,杀尽渡鸦。

她眯起眼睛,侧着头看着夕阳,深棕色的瞳孔浸染上血色残阳。


——好闲啊。

她随手抽出一封信,纤细的手与洁白的信封相映。漫不经心的将朱色封蜡完好封存的信拿出来,展开信件,就着懒散的坐姿,她靠在躺椅上,悠闲地看着。

——不知道最近他过的怎么样了。

不过扫了几行,秀气的眉便皱起,她支起身子,快速浏览完内容。失态的将信件反手拍在桌子上,她利落起身,疾步走出卧室,扭头示意门口的几人跟上,以几近小跑的速度出了宅子。

——啊啦,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呢。才离开我多久,就闹出这种事情了。

几乎没有停顿的进入门口备好的车辆中,她闭着眼,无声平息着急促的呼吸。而后,她靠在车后座上,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在心中计量着得失。

——呐,这回你可欠我一个大人情,不以身相许,可就说不过去吧。

……

“你再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毙了你!”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让自从下了车就一直紧绷着脸的她不由的顿了顿,随即灿烂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推开门。

趁着处于室内中心的两人因为突然打开的大门而愣住时候,她快速浏览了一下局势。迎着反应过来的侍卫举着的枪口,她向屋内的两人笑着打了声招呼。

“在说什么呢,我也可以加入吗?”她看着他的脸,笑的灿烂。

“你,你是……”最先开口的不是他,而是看到她的脸后呆了一会的检察官。

这个检察官是个傻子么,那些人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放进来啊。不过正好,快点解决了他。这么想着,她收起笑容,挑了挑眉,“怎么,不认识我?”

“不……”检察官擦了擦汗,“怎么会,只是没想到您竟然会大驾光临……”

“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好办了。”她不耐烦的打断了检察官的话,指着他,“这个人我担保了。”

“这……”检察官愣住了,想说点什么,却被再一次打断了。

“以我的身份还保不下他一次?”看到检察官连连摇头,她语速加快,“那么,你可以滚了。后续的事情我来处理,不要想做多余的事情,不然……”

“信不信我毙了你!”她突然朝着检察官怒吼了起来,“滚!”

没有看检察官狼狈的离开房间的背影,她转头看向他,“没想到你居然会栽在这种小地方。”她朝他走进,双手按在他所做椅子的扶手上,像是禁锢他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既然这里玩的不开心,换一个地方好了。”古怪的笑了下,她轻轻说了句,“这样蠢了怎么办哦~”

“你……”他瞪大了眼睛,显然想起来了小时候他对她说的这句话,竟显得有些窘迫。

“……没想到你这个时候还回来救我。”收拾好心情,他苦笑一声,“你,这些年,还好吧?”

“有空说这些,还不如想想怎么应付过这一关。”她侧耳听完属下的汇报,转过头看着他,“在这里,身份是个很大的优势,所以我能毫不费力救了你。”她看着他仰着头看她的样子,心有些痒,顿了顿,忍住了照张相珍藏的冲动,“但是我不能再保住你第二次,这样,你的能力会受到很大的质疑。现如今,不是和那个成为你妹夫的小卧底斗智斗勇都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你最好今晚就出发,到别的地方将你的能力和衷心展现出来,不然,在这里,你是必败之局。”她这样下了断言,将车上临时写的任命书递给他,“先到这里去。”

没有伸手,他看向她,“我的人还做了什么蠢事么。”

“我可以帮你掩盖。”她转身走出屋,“现在就上车去,行李再买,不然就来不及了。”

“……是谁?”他低着头,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

“那你最好问问你的未婚妻都对你的妹夫,那个小卧底说了什么了。”

她含笑,没有回头。

——这一刻起,他的未来,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