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阳光星星点点落下,晒在斑驳的新旧疤痕上,使得希尔薇感到了久违的暖意。拖着生理性颤抖的双腿,希尔薇仰着头,让阳光铺洒在苍白病态的脸上,印上栏杆腐朽的阴影。微微阖上眼,隐去了无神的双眸,希尔薇专心感受着难得的闲暇。褴褛的破布掩盖不住青涩瘦小的身躯,这时却保证了更多的肌肤得到阳光的抚慰。

不久,希尔薇睁开双眼。差不多该到吃饭的时间了,她这么想着,尝试着用双手支撑起上半身。消瘦的手臂上青筋狰狞,鞭笞后的褐色疤痕与之交映,争夺着所剩不多的惨白肌肤。嶙峋的上身撑起,希尔薇顺势用膝盖顶起上半身。新鲜的伤口在接触到粗糙的地面瞬间,希尔薇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索性就着因疼痛而恢复的些许气力,扶着墙,一口气站了起来。剧烈的喘了几口气,弯着腰适应了一会,希尔薇扶着墙,蹒跚走到食槽处。

虚弱的步伐迟钝无力,因此尽管腹中饥饿难耐,希尔薇还是花上了不少时间才触摸到食槽。酸软的双腿瞬间跪了下来,她低着头,放弃了使用手,直接将头伸到食槽内,伸出泛白的舌头舔舐着冰冷的残羹,努力将入口的细小碎块吞咽下去。

此时的食槽附近除了希尔薇并没有其他人了。希尔薇能够稍稍慢一点进食。虽然主人以虐待他们为乐,但食物却是十分充足的。这也是他们得以存活至今的主要原因。

然而希尔薇无暇去想这些,倾尽全力活下去已经是极其艰难了,为此舍弃一些不是生存必需的机能也是理所应当的。在恢复一些气力后,希尔薇伸出双手抓住食槽边沿,将头更加深入进去,使得头发也沾染上食物。

主人的奴仆数量众多。为圈养奴仆而诞生的食槽自是十分巨大的。为了防止无谓的争端,食槽建立的长而深,因此以希尔薇的体型,时常无法取到最底部的食物。平常也就罢了,希尔薇的食量并不算大,这也是在长期饥饿中锻炼出来的。让每一分进入嘴的食物充分消化,可以让她勉强不会感到饥饿并且支撑活下去。


此时的食槽已经几近空了,为了得到最低限度的食物,希尔薇不得不伸长了纤细的脖颈,向着更深处探寻着。

今天的食物意外的有些多。希尔薇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点吃饭。主人不时会虐待奴仆以获得快感,尤爱幼小瘦弱的奴仆。在事后,希尔薇也如今天一般独自在空空的食槽里舔舐着贴在壁上的碎屑,却依然是吃不饱的。今天却不一样,等到希尔薇再也塞不下任何食物的时候,食槽内还剩下不少。

靠着食槽仰面躺下,希尔薇闭着眼,晒着冬日难得的暖阳,消化着在胃里发凉的食物。

嘘,今天是圣诞节,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