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雪花纷纷扬扬洒下,他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弥漫上银色的世界,想到了还在图书馆的她。

不知道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带伞。他担心的想着,眼睛不由自主瞟向了墙角的雨伞。

那宽大的骨架勉强能够容下两个人,紧挨着的话……他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拍了一下额头。真是的,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不过,眼神不禁又看向雨伞。脑海中勾勒起两人在伞下紧紧依靠着,他的手还,还搭在她的肩上。他害羞的将红透的脸埋入围巾中,眼神游移着。

但,但是,伞是一定要送的,不然她淋着雪回来会感冒的。他又坚定把头从围巾里伸出来。

决,决定了,要送伞。手在胸前紧握成拳,他这么给自己打气着。立刻起身,他一个潇洒的转身顺手拿起伞柄,气昂昂的朝着图书馆前进。

“碰——”

“啊啊……”双手捂住额头,他不由自主蹲下身,轻轻呻吟着。寝室的门静立着,默默嘲笑着他出门忘开门的愚蠢。

他眼眶湿润,眼泪摇摇欲坠。但是他止住了!他止住了!很好!继续保持!接着……哦哦!又快掉了!坚持!坚持住!!可以的,要相信你可以的!区区眼泪才不会从男子汉的你眼里掉下来!好!你成功了!憋回去了!好的!成功!没有掉眼泪!nice !

他吸了吸鼻子,想伸出手揉揉红红的眼眶。却在低下头的时候看到了正要给她的雨伞。

她说过,不要用手揉眼睛,很脏的。

想到这里,他立马把手放下,站的笔直,强忍着用手擦眼的欲望,再次前进着。哦,当然,这次他记得开门了。

扑面而来的寒气和折射后格外亮眼的阳光让他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寒凉的空气顺着气管而下,轻抚着身体各处的燥热。等到他内心再次平静后,抬起脚,以正步的庄严向前行进。

……

收起伞,抖了抖伞上的积雪,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推开了图书馆的大门。

他在图书馆上下走动,眼睛左右扫视着,不放过任何角落,将所有人的脸快速过一遍。没有发现她就换一个地方,他细心的搜寻着。

要是她带了手机就好了。他叹息着。他知道她在图书馆都不会带上手机的。所以在不知道她在哪时,只能一点一点的寻找。幸好,他有的是耐心。

……

终于找到她了,他小心沉默的坐在离她最近的空位上。翻开随手抽出的一本书,他假装认真的看着书。时不时,斜着眼,偷偷看一眼她清秀的侧脸,然后快速移开像是被烫伤的视线,他的脸总是在瞬间就红透了。当红透的脸渐渐恢复时,他又会不着痕迹的再次转头看她,再转回来,如此循环。

一直这么下去我也愿意。他低垂着眼,看着书这么想到。

快乐的时光总是有尽头的,今天也不例外。日暮时分,她开始收拾准备离开了。他见状,急忙收起书将书放回原处,跟了上去。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发现下雪了我就可以顺势把伞借给她了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共走一段路了啦啦啦。他脑海中划过这段连标点符号都懒得打的话,急忙拿着伞朝着图书馆大门口走去。

“……咦?”

他看着空荡的门口,僵硬着头,看向了天空。天朗气清,阳光微醺,嗯,天气好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