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看文需知:文风参照基友最爱的颓大人所写。(虽然我觉得不太像,不过基友你开心就好么么哒(づ ̄ 3 ̄)づ)

骷髅郁闷的撑着下巴,第三遍数着地板裂缝的数目。洁白修长的手绕着禁锢着纤细手腕的锁链,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啊摔!好无聊啊!三天了,三天了,骷髅内心忍不住流下了寂寞的泪水。在空无一物狭窄没有生命的房间里,没有人和骷髅玩耍,和骷髅说话,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打发时间。明明出口就在眼前,可是该死的它四肢加脖子都特么的被禁魔锁链穿上了,彻底杜绝了骷髅把自己拆了装然后逃走的想法,那长度还邪恶的刚刚够骷髅走到离门口五步远,伸出手刚好差那么几厘米就可以碰到可爱的门把手。

有点糟糕啊,这个状态。骷髅烦躁的抓了抓光滑的头骨,划拉出刺耳的声音。猛的一起身,骷髅开始手舞足蹈的……跳大神,啊呸,是抓狂的挥舞着锁链弄出巨大的声响。

啊啊啊,早该这么做的,骷髅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小表砸,让你贯♂穿骷髅我,让你不再长♂一点,哼。

骷髅啪啪啪(?)的玩的不亦乐乎时,剧烈的疼痛陡然袭来。骷髅不由自主的弯下了腰,眼睛看向地板上出现的一双黑色熟悉鞋子,无声的裂开了上下颌骨。

终于,来了。

用另一只手紧紧攥着锁链,骷髅恶狠狠的恐吓着具有灵识的锁链。

呐,已经臣服于骷髅我了就给我安静一点!

锁链不甘的颤抖了下,停止了对骷髅的折磨,将长长的身体默默蜷曲在骷髅修长的手骨中。

“很想见我?”洁白修长的两根手指毫不留情的戳进头骨的两个洞里,强迫骷髅抬头,以一种扭曲的姿态让骷髅仰着头望着他,洁白无暇的下巴。皱着眉,他金棕色的眼睛盯着骷髅。

喂喂,虽然这具身体瘦的只剩下骨头,但这个姿势真的好难受啊。还是说,你有这么介意你的身高比骷髅我矮么。骷髅内心吐槽着,伸出比他更白的手骨抓住插了他眼孔的手,抽了出来。

——想成鼻孔的都去面壁!

嘶,莫名的有点爽是怎么回事?!老子不喜欢被插啊!不着调的想着这些,骷髅顺势搭上他的肩膀,下颌骨张大到极限,空洞头骨里的灵魂之火剧烈跳动了一下。

瞬间,感到不妙的他身体紧绷,还没等到他做什么,五条禁魔锁链毫不留情贯穿了他,脑海里响起了骷髅嘲笑般的“surprise ~”。

贯穿身体的锁链微微颤抖着,锁链痛苦的悲鸣透过浸染了血液的部分传到了他心里。啊,时间已经到了吗,那么,没关系的,你没有错。他安抚着锁链。当他将骷髅锁在这里时,一切就都注定了。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他仰着头,金棕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骷髅,身体慢慢滑倒在血泊之中。

头颅里的灵魂之火再次夸张的跳动了一下,骷髅蹲下身,像是有些不解他的眼神,歪着头看了他一眼,而后略感无趣的移开了视线。伸出手摸了摸他颈部被贯穿的伤口。洁白的手骨染上绮丽的红,显出病态的诱惑。

看着骷髅的动作,他张了张口,然而破碎的声带却不允许发出任何成段的话语,只有喘息和破碎的呻吟吐出,而骷髅的话语则通过灵魂的链接清晰的传递过来。

“啊啦,你怎么啦,你不是最爱干净的么。怎么可以把自己弄脏了呢。”

骷髅将已经是红色的骨头移动到了他胸口心脏的地方,在他微微睁大的金棕色眼睛注视下,插进了心脏,拔出来,又喷出了好多血,溅了骷髅一身。

啊,是这种感觉啊,疼痛。他的意思逐渐朦胧,连痛苦也逐渐感知不到了。啊,得和骷髅说太脏了洗洗吧,骨头要干干净净的才行。啊啊,还要对骷髅说……说什么呢?他迷茫着,却是想不起来了。

“既然脏了,那我就弄得更脏~一点吧~”

听见骷髅这么说着,他却无法再做出任何反驳。因为他现在已经听不见了。只有这双眼睛还能看着骷髅上下颌骨开开合合。但很快,连这视野也模糊了。

等到金棕色的眼睛已经映不出任何东西时,已经看不出原有色泽的骷髅正对着他的头,用牙齿啃食着眼皮,大口咀嚼着。明明没有任何用来消化的系统。吞进的肉块直接从颈子那掉出来。骷髅还是乐此不疲的做着。

“这样,才对嘛。你总是忘了一个事实呢。”

骷髅抚摸着剔完肉的他的骨架,力道轻柔。

“我才是攻啊。”

两具男性骨架在血泊之中互相依偎,宛若情人。

啊哈哈哈,没错,果然是最聪明的还是我。骷髅快乐的想到,亲了一口旁边新鲜的骨架。

齿骨相交,发出清脆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