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记忆中是仅剩的温暖。你舔了舔干燥发白的唇,不受控制的回想起家中每日必备的温热水源,不时投喂的各色零食,柔软膨大带有阳光味道的被子……恍若天堂般舒适遥远。

已经多久了,放弃了计数的你已经记不得了,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一年?明明记忆中的味道还那么清晰,身上阴冷发臭的气息却是怎么样都洗不掉了。

从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起身,你抖了抖身上的虫子和尘土,向着码头奔去。

你和他在异国他乡旅游时失散了。你满心以为他会找到你会等你,于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回了旅馆。每天每天在门口等着,直到衣衫褴褛,直到形象不堪,直到被保安打到你再也不敢去蹲守,你才意识到你已经流落异乡了。

没有用来维生的手段,为了生存,你成为了一个社会的害虫,一如寄生在你身上的臭虫一般。游走了大半个国家,你偷过,抢过,和疯狗抢过食物,最后,在别人眼中,你也变成了疯狗。


前几天,你无意中游荡到了码头。这里离你最近的住所不远,杂乱无章,最是适合你生存的地方,你甚至开始考虑在这里呆更长一段时间。你正在角落里欢快吃着难得新鲜的面包时,听到周围的人谈论着轮船的去向,熟悉的地名让你停下大口咀嚼的动作,侧起耳朵仔细听着。


今天就是那艘轮船起航的时间,你一个一个对着号码看过去,在找到那艘船后,跳下水,小心翼翼地接近它,慢慢爬上去,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一动不动,静静等着它向着目的地驶去。

……

你疲惫的躺在草地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这里是你和他的故乡最大的公园,以前的时候,你们总是在这里玩闹。在到达这里之后,你几乎快支撑不住地倒下去,但还是努力找到了最近的垃圾堆,找到了点食物垫垫肚子,艰难的活了下来。你并不期望能够再次找到他,也不指望他能再次认出你,回来只是因为不想在异乡漂泊罢了。

本是如此。

“……阿萨?”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名字,你睁开日渐沉重的双眼,努力对准焦距,看向声音来源。

在你成功之前,便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怀抱的温度熟悉得让你想落泪。身上的疲惫仿佛一瞬间消散殆尽,再难闻的味道,再多的虫子,再狠的饥饿,都渐渐消失。终于,见到他了,终于,你回家了。

“汪~٩(๑´0`๑)۶”

……

你委屈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祈求,想让他买下你最爱吃的食物。

“阿萨……”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态度坚决,“不行,你身体刚好,不能吃这么坚硬的东西。”

你憋了一肚子气,别过了头,赌气不去看他。他叹气的扶额,准备再说些什么时,你正好看到一个女性在看到你时眼睛一亮,急匆匆向你和他这边走过来。

“这位先生,如果她配种的话,能否将她的一个孩子给我呢?”女性看着他说到。

配种……配种?!!你惊恐的看着女性,完全找错了槽点。

还好,他拒绝了,“不好意思,我家这只已经过了配种的年纪了,我现在只想陪她一起度过最后的日子。”

“啊,完全看不出来呢,还是这么漂亮,”女性蹲下身来,直视着你的眼睛,“你有一个好主人呢。”女性念念不舍地摸了摸你的头,转身离开了。

“阿萨还真是受欢迎呢。”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抱起了你,“还好你还记得我,没有跟着奇♂奇♂怪♂怪的人走了。呐,仅限今天一天,你想吃什么,给你买。啊啊,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主人,明明吃了后会拉肚子的还给你买。嘛,算了,你开心就好。”他摸了摸你的头,“不过,仅限今天哦。以后,绝对绝对,严格控制饮食!”

“呜~(๑>؂<๑)”

你欢快的叫着,甩着蓬松的尾巴,开心的看着各种食物,咬着他的裤脚领着他去买你想要的食物。


呐呐,最后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