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啪嗒啪嗒……”年轻的渔民沉默的看着自动涌上船来的深海鱼类,紧了紧手中空荡荡的渔网,低下了头。他走向位于船另一端的鱼堆,蹲下身,捡起一条条鱼,轻柔的放生到海里。期间还有活着的鱼类不断挣扎,尖锐的鱼嘴或鱼脊划伤了年轻的渔民黝黑布满伤痕的手臂。

日落西垂,年轻的渔民划着载着了了无几猎物的船只,向着岸边驶去。一坨海藻慢慢浮上水面,转了一圈,使得层层掩映下的碧色瞳孔印上渐行渐远船只的倒影。等到连影子都看不见时,海藻又开始缓缓上浮,曼妙的身姿暴露在了空气中。人鱼扯掉头上的海藻,露出她同色系的柔顺长发,妖艳的脸上浮现出了懊恼的神色。

“他也不喜欢深海鱼类吗,明明肉质鲜美很可口啊。难道他就是喜欢吃那种小鱼?奇怪的爱好……嘛,那明天就捕捉一些给他吧。”人鱼伸出细长的左手点了点唇,作思考状。白皙修长的手上布满了新鲜的伤痕,有的甚至还在流血。人鱼像是感觉不到一般,毫无痛苦神色的抬起了左手,用力掰正了脱臼的右手臂膀,缓缓再次沉入了海底,在那双碧色眼眸也浸入水中之前,又将视线恋恋不舍的转向了船只离去的方向。

然而翌日,年轻的渔民也依旧将小鱼放生了。

第三天,年轻的渔民震惊地看着挂在破破烂烂网上的美丽人鱼。人鱼不好意思地收回尖锐的指甲,扭捏着害羞的看着年轻的渔民。

“我……我……你……你……”踟蹰着说不出话来,人鱼一甩鱼尾,“你为什么不收下我送你的鱼?”

年轻的渔民看着她,仿佛被她美丽的容颜和婉转的嗓音吸引一般,走向她,“我更想钓到你啊……我无上的……”

……

“是么?”人鱼舔了舔嘴唇,默默回味了一下年轻的渔民美味的血液,“早点说不好么,浪费我那么多时间。啊啊,该找下一个猎物了,最近食量变得有点大啊。”碰碰跳跳地回到海水里。临走前,鱼尾大幅度拍打了一下船体,破碎的年轻渔民和破旧的船只就这么慢慢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