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lt

接稿业务滞销中(有人约稿吗,我超便宜的)
15r/篇,可点梗,可具体要求。仅短篇,一般字数少于2k。

【刀剑乱舞】离职 02

“那么,之后就拜托您了。”政府派来的寻访人员收起签好字的合同,和颜悦色地朝山姥切道别。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扯了扯额前的被单,山姥切低声回应。

此时距离审神者突然离职正好一年。

送走客人后,山姥切并没有去自己的房间,反而再次回到了会议厅。

“呐呐,我们要换新的主人了吗?”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消息的今剑跑到会议厅,兴奋地凑到山姥切面前询问。

这让刚才出神的山姥切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才点头回应,“……是的。”

“不知道新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啊。”少年清朗的声线里毫无阴霾,满是对未来的憧憬。胡乱点了点头,山姥切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心思,幸而岩融找了过来,带着游戏途中跑远的今剑回去了。

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今剑和岩融愉快的讨论着什么,山姥切垂下头,白色的被单遮住了整张脸。不过才一年,他竟然想不起自家审……原审神者的模样。

不,应该说,这所本丸所有的刀剑对于原审神者的记忆连同情感都随着时间消失了。

若是没有新的审神者接手,这所本丸迟早也会消失在时间里。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山姥切试图说服自己,却发现连愧疚的情绪都不存在。异样的感觉让他警觉,他试图回忆起关于原审神者的片段,然而只有和其他刀剑们的记忆清晰异常,而原审神者的一切以能意识到的速度在消散。

“太过深究的话,连你也会消失的。”拍在肩膀上的手让山姥切回过神来,他茫然回过头,看到一脸严肃的髭切。猛然回过神来,山姥切为失去警觉的自己懊恼,别扭地道谢后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自己是想什么入神连有人接近都没注意到。山姥切皱起眉,却始终想不起来原因。

……

“你说我是一名审神者?”少女好笑地用手指着自己,“丝毫没有灵力的我?”

“是的,曾经……不,是你成为审神者的可能性消失了。”自称是时之政府公务员的女性点了点头,示意她看向手中的小册子,“虽然我们致力于保护历史,但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我们尚不能做到完美,因此我们只能尽量将历史维护在偏差值以内……”

“所以说,在历史上发生的某场审神者与时间溯行军遭遇战之前我是一名审神者,但是由于同原来历史细微的偏差,导致现在的我突然变成普通人了?”

“不是突然,是……”

“好啦好啦,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嘛。”揉了揉额角,少女努力消化大量专业术语,“所以,强制征兵就是为了让我这个普通人成为审神者?”

“这是不可能的。”女性一本正经的否认她的玩笑,“你的任务是解除‘你’与本丸的联系,使它固定在时间间隙,变成无主的本丸。”

“报酬看起来挺不错的。”少女摸了摸下巴,还是摇了摇头,“但恕我拒绝。虽然你们说我是‘她’,但我可不会认为几百年前的偏差会造出同一个人,而且正巧两个人唯一的区别就是灵力的有无。”

“是吗,失礼了。”女性得到她的答复后干脆起身,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

“……我是不是应该答应的……”原地的少女却纠结起来。

……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你的决定是?”自称是时之政府公务员的女性看着少女,静静等待她的回复。

“没想到只有微薄灵力的我也曾有着成为审神者的可能啊……不,不应该这么说,毕竟历史已经被改变了。”少女挠了挠头,苦涩地笑了,“这报酬就让我拒绝不了啊。”

“那么,请先签下这份合同。”一直板着脸的女性弯起嘴角,拿出一份文件。

……

“……被被……知道吗……最短的咒……”

梦里,看不清面容的少女和时断时续的话语让山姥切焦躁,周围仿佛实质般的悲伤一圈一圈缠在他身上,他却无法感同身受。少女说完这句话后,梦境就仿佛雾一般消散了。

山姥切睁开眼睛,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堀川看着反常的山姥切,担心的询问,“做噩梦了吗?”

一旁的山伏也转头看他。山姥切一把扯过被单将自己裹起来,闷闷回答,“不记得了。”


“那就不要去想了。今天正好是政府的寻访日,说不定有新主人的消息呢。”

“……我知道了。” 山姥切起身,离开房间的身影突然停下,“堀川,你还记得前主人吗?”

“诶?啊……大概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堀川停下整理的手,“好奇怪,才不过一年,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吗……抱歉,问了多余的问题。”山姥切扯了扯被单,“别想太多,新主人说不定就要来了。”

“也是。”

……

“灵媒原来还干这个啊。”少女有些羡慕,她的灵力太过稀薄,虽然没到连精怪都嫌涩口,却是连灵媒的门槛都没达到。

“你一定要将这些步骤化为本能,因为你一旦被灵媒召唤到那个本丸附近,就会被审神者的‘你’同化。这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因此你完成任务后一定要尽快出来!”女性叮嘱着她,并示意灵媒换上准备好的衣服带上道具出发。

“我知道的,不用担心。”少女自信笑着,“前几天的模拟训练结果还不能给你信心吗?”

“模拟是模拟,实战只有一次!”

“安啦安啦, 我是不会……”少女的声音突然消失,女性接住少女软下的身体,叹了口气。

“毕竟这次是第一次使用同名之人,而不是和以前一样使用同一人……研发部的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就算本丸与审神者的契约是名字,这也太冒险了!”



灵媒平稳的脚步突然停下,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困惑的表情。她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服装,面色奇怪,仿佛转眼间换了一个人。手中文件袋封面上“时之政府”几字让她睁大了眼睛。而后似是犹豫,灵媒再次迈开脚步,同时打开了没有封口的文件袋。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是一名离职许久的审神者。

评论
热度(9)
©ell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