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lt

接稿业务滞销中(有人约稿吗,我超便宜的)
15r/篇,可点梗,可具体要求。仅短篇,一般字数少于2k。

【刀剑乱舞】离职 01

平稳的脚步突然停下,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陌生的衣服,又侧头看了眼手中的文件袋,封面上“时之政府”几字让她的眼睛微微睁大。迟疑片刻后,她再次迈开脚步,翻开文件细看。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是一名离职许久的审神者,既不强大,也算不上太弱的非常普通且寻常的审神者。因为离职许久,她已经不太记得自己的编号,但这份文件里的审神者编号让她有种熟悉感。她不敢肯定,文件上也没有照片,她只得继续看下去。


快速掠过一大堆乏善可陈的记录,她盯着文件末尾数次的寻访记录皱起眉。


这名审神者和她一样是某一天突然离职的,由于事后继续在现世活跃,那么根据和时之政府签下的合同,应该在确认离职状态之后便封存档案。算算日期,第一次寻访是在这名审神者离职一年后开始的。是在一年后发生了什么吗,脑海中浮起几种猜测,她摇了摇头,一一将之否决。


抖了抖空荡荡的文件袋,她又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摸出一个吊牌。吊牌上有一张照片,下面标有工作人员的编号,和审神者标号方式不同,她翻开文件,确认这编号与寻访记录里负责寻访的工作人员编号相同。她猜测自己应该就是这名员工,但苦于周围没有反光的物体,吊牌也是雾面的,她无法看到自己现在的面貌进行核对。


好在文件上标有地址,她慢悠悠地朝这位审神者的本丸走去,一边思索着如何套取情报。


编号和地址都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有可能是自己的本丸或者熟人的本丸。她努力思考自己任职时的朋友,却发现连自己本丸的模样都无法想起。记忆模糊不清,她只有一些大概的认知,仿佛高度近视下的视野,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确定。


她觉得自己此时应该十分惶恐,但实际上她连面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将疑问压下,她相信自己此时应以套取更多情报为主。


......


站在门口处快速将几种借口回顾一遍,她走上前,谨慎地敲了三下门。


开门的是一位披着白色被单的金发碧眼的帅哥,她还没将吊牌递给他,借口寻访套取信息,那人只是瞥了她一眼,就侧身示意她进去。友好地笑笑,她走了进去,却没有将吊牌收起来。


付丧神的感觉非常敏锐,她必须十分小心。看来之前的寻访效果不错,这个付丧神对她没有明显的恶感。


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艰难捕捉到几字,是刚才付丧神的名字。


山姥切......什么来着。


“山姥切先生,能借一面镜子给我吗?”她做出真诚的表情看向一旁带路的付丧神。她确实需要一面镜子,却不是整理刚才特地弄乱的刘海,而是确认自己的面貌。


尽管付丧神的态度说明她确实是照片上的人,但她依旧决定再确认一次,同时以此为切入点套话。他的肢体语言已经提供了很多信息,但她需要与之交谈获得更多情报。


已经预想到了对方不善言辞的情况,这个身份与付丧神的关系亲密的可能性不太高,在接触到对方时身体也没有特别的感情,根据不可靠记忆提供的名字,她选择了一个可能性较大的称呼。


走在前方的付丧神没有给出回应,那么至少她所做的没有偏离这个身份太多。但也有可能差距太多让付丧神察觉到了,并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


披着被单的付丧神将她领到会客厅就离开了。她端正坐下,散漫着目光扫过房间与室外。


很普通的本丸。这是模糊的记忆给她的反馈。


远处能看见些小孩模样的付丧神在玩闹,不远处的房间里也有声响的样子,但她没能听清什么。


有没有审神者完全没影响嘛。


她眨眨眼,突然觉得审神者或许就是一个人型灵力提供器,括弧可成长。一些工作的片段逐渐变得清晰,她认认真真翻看了几遍,觉得审神者应该是一种类似监工的闲职。


她对这个寻访身份有了些猜想,于是打消了闲逛的念头,坐在这里等着山姥切。


与镜子一同放在桌子上的还有一叠文件。她先是整理好刘海,瞟了几眼镜子里的脸,然后才打来文件翻阅。


山姥切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对面,被单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放弃判断山姥切的表情,试图从他带来的文件中找出些线索。


然而这份文件甚至都没有她手里带过来的文件有用。尽管做得十分漂亮,但她不能从中提取到更多的信息。


她抬起头,看向这个本丸过来接待她的刀——对面正襟危坐的山姥切国广,扬起手中的文件。注意到山姥切不安的目光从被单投过来,她才轻声解释,“文件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私人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你......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吗?”


评论
热度(10)
©elll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