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心有不甘,强烈的求生欲让我浑浑噩噩活着,然后被包裹于漠视与私欲之中。最后,我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甘甜的饮料很快就会变质。我拿起散发出难闻气味的瓶子,嫌弃地盖上,打算之后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

仔细刷过的牙齿依旧在隐隐作痛,放弃了将手指放入口中啃咬,我咬紧上下颌,面色略微狰狞地涂抹化妆品。

离开宿舍的时候,我忘记了带上桌上的饮料。


没来得及吃早餐,毫无精神地听着课,我走神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老师已经讲了好多内容,反射性感到愧疚,强打起精神听了几句。手拽着笔在硬质的书上划拉。大脑又忽略了耳边的声音。


中午的时候特地跑下楼将饮料与残羹扔到垃圾桶,刺目的阳光让我眯起了眼,身上的热度却在步入阴凉处的瞬间消退。

趴在桌子上枕着手臂,什么也不想的时候最容易睡着。室友吵吵嚷嚷起床的时候才昏昏沉沉睁开眼。心里啧了一声,还是掐着时间点在最后一名室友之前收拾好自己。

关上门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再一次忘记了钥匙。


我是发自内心想听课的,我发誓。

轰隆隆。

所以又没听到老师说了什么。这次我可真是无辜的。

课间神采奕奕地想扇自己巴掌。


吃着食堂,完全没有社会残渣浪费食物的想法,因为味道和我的人品一样烂。

为什么别人的看起来那么好吃呢。

一瞬间仿佛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没吃完就跑出去。

所以我从来不一个人在食堂吃,会被迫专注于食物的味道。


我真的不喜欢我的床。

我午睡不在床上睡不是因为我爱干净,而是我觉得我会舍不得下床。

理性和感性真的是两回事。

磨磨蹭蹭上了床,手上还拿着手机。


晚安。

我睡得仿佛猪一般,死气沉沉的。

也忘记了黑暗中未知事物的恐惧。忘了说了,我是个胆小鬼,爱看恐怖片的那种。

总有一天会被自己吓死。


其实最想要的死法是过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