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小丑模样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蹲下身用手掐住少女的下颌,眯起眼端详起少女的面容。

“呼哈哈哈,这可真是十分有趣啊。”梅菲斯托愉悦地看着具有和藤丸立香一摸一样面容的少女。原本透着无趣的脸突然鲜活起来,他瞪大眼睛,以近乎吻上少女的距离看着她,手指末端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少女柔软的皮肤中。

记忆中流光溢彩的橙色瞳孔此时毫无生气,橙色的头发乱糟糟堆在头上,少女穿着和地上其他昏睡过去的人一样的校服表明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胸前铭牌上姓氏虽不是藤丸,但姓名却写着立香。

“还有点时间,稍微玩玩吧。”愉快的下了决定,梅菲斯托无视了现在正在隔壁房间累死累活画魔法阵的现任御主,收起巨大的剪刀的手毫不留情扇了少女一巴掌。

击打在柔软脸蛋上的触感让梅菲斯托有些上瘾,但受到刺激挣扎着醒过来的少女捉住了他的手。虽然很容易就挣脱了,梅菲斯托还是装作惊喜的样子乖乖将手放在她手心。


“你是……?”回过神来的少女戒备地看着他,这让他惊喜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受伤,“立香同学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忆中有没有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对现状的想法是?”

“等等,你是谁?”莫名其妙的打扮怪异的成年男性,四周躺着的生死不明的同学,自来熟的嘘寒问暖,还有话语中怪异的问题,都让她感觉不妙。

立香想离眼前的人远一些,却发现她的下颌被眼前的男人牢牢锁住。她不得不出声,“那个,能先放开我吗?”

“啊!抱歉,太高兴了就忘记了。”说着让人十分想吐槽的话,男人放开了手,“试图叫醒你们的时候只有立香同学回应了我,还以为是幻觉呢……太好了!”

揉着下颌,立香打量着男人,“你认识我吗?”立香同学立香同学地叫着,她看着那张仿佛浓墨重彩的脸,再次确认了自己确实对男人没有任何印象。

而且,立香觉得如果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造成的话,那么他的精神状态就很值得担忧了。在她能联系到警方之前,应该尽量避免刺激到他。希望医院已经发现了病人逃跑,现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立香尽可能乐观地想着,等待男人的回复。

这时男人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装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戏剧部的老师,之前正在和同学们排练《浮士德》。抱歉,这幅样子吓到你了吧。”

“扮演的是……梅菲斯托费勒斯吗?”想到不久后的夏日祭,立香松了口气。因为之前恶意的猜测而有些愧疚,她再次打量了下男人的装扮,不确定地猜测他的角色。

“是的!你也读过《浮士德》吗?”老师显得非常兴奋,但立香只能尴尬地摇了摇头,“不,只是听说过,知道里面几个有名的人物而已。”

“那你之后一定要去读原著,这可是经典!”立香看着狂热安利的老师忍不住又后退几步,脚后跟碰到了一位躺着的同学。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沉重起来,立香打断了老师喋喋不休的关于《浮士德》的话语,“如果能好好回去的话我立刻就去把《浮士德》认认真真看完!现在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了解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师,你有什么线索吗?”

“……一不小心就兴奋起来了。”有些遗憾地停下感兴趣的话题,老师走过来蹲在立香旁边,看着毫无反应的学生,声音低沉的解释,“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一醒过来就在这里了,门也打不开,我不敢大意,只能试着叫醒你们,但目前只有立香同学一个人醒了过来。”

“立香同学是怎么想的?”老师抬头的一瞬,立香仿佛看到了他在咧嘴笑,到下一秒又是那张和面上的妆容极不相称的担忧表情。盯着老师的脸看了一会,立香觉得是嘴角那拉出弧度的妆容的问题。

和老师一样蹲下,她试着拍了拍同学的脸,但和老师所说一样,毫无反应。她又查看了同学的身体,并没有发现除了钱包手机以外的东西。

最后的回忆中她并没有吃下什么东西,也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教室里除了她认识的同班同学,还有其他班上的学生,算上她和老师一共有50人。

如果是全校范围的犯罪,那问题了就大了。目前已知的信息已经让立香想要抱头大呼这是梦还是电影的糟糕程度,她咬着下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好歹她和老师醒了过来,一定能做些什么的,冷静冷静。
然后,立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冷汗瞬间从背上流下来,她侧身面对自称是老师的男人,渐远处的手握成拳藏在身后,装作才想起来的样子,不经意问向男人,“对了,老师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立香可没有听说过彩排也要画上妆这种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