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在人妖店的后台,小卷子被拦住了。

“小卷子姐姐,能教教我怎么穿高跟鞋吗?”她虚虚拽住小卷子宽大的袖口,穿了粗跟高跟鞋的脚别扭站着,没有勇气抬起头看小卷子而死死盯着小卷子和服上艳丽的花纹,用颤抖的语气请求。

相当无礼的请求,但考虑到为何无关人员会出现在仅对相关人员开放的后台,以及,在门后探头探脑的店长,和他手臂上喷涌的肌肉,小卷子决定妥协。

——才,才不是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钞票呢!

干咳一声,小卷子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将她双手呈上的钞票塞进袖口,一边挖鼻孔一边阴阳怪气地教她,“哈?高跟鞋?那玩意不是一开始就长在女人脚上的吗?世界上就没有不会穿高跟鞋的女人!居然还特地来学,话说你真的是女的吗?”

她瑟缩着,后退一步朝小卷子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至今还不会真是太抱歉了!还请小卷子姐姐帮忙!”

“哦哦,诚意不错嘛,但还差那么一点……”

她会意地再次双手奉上钞票和银行卡,态度非常爽快,并且表示学成之后会告知密码。“小卷子姐姐愿意帮助我吗?”她抬起头,眼里闪烁星光。

“真拿你没办法。”居高临下的语气,小卷子握住她被搜刮干净的手,“就让我来教教你吧。”

“好!!”

中气十足的回应让小卷子愣了。这孩子真的是来学高跟鞋的吗?!小卷子微微低头便可以看到她毫无杂念的眼神,夹杂对自己的崇拜。

——真的是冤大头……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从早到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跟着那个人。

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来那人看见自己时的表情。或许是知道的,司空见惯的死鱼眼,没有惊讶也没有嫌恶,只是一个普通的表情。将脑海中妄想击碎的陌生感。

或许无赖或许客气,但绝不是亲昵。用这样的语气说些话,没有任何不同。

迈出脚步就能碰触到,但那之后便不是自己所能知道的。也许能想象,却绝不是他的反应。类似也好,完全雷同也好,完全不知道,越了解越不安。

因为知道自己绝对能毫无疑虑猜出他的反应。

毫无新鲜感。熟悉的事物和着厌倦,轻易会被自己抛弃。因此倔强着否认。

看不到握紧手心中残留的美好,只有透明的水,或者细砂不断落下,安慰着还有残留。

摊开手一切就变了。

紧握着的也变了质。

会说怎样的话呢,如果是他的话。

会安慰吗,会斥责吗,会摸头吗,会敲额头吗?在不同的关系下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我所希望的,都能够实现,虚幻得无比真实的那个人会在熟人的程度安慰我,摸着头用温柔的语调无奈纵容;他会在死党的程度斥责我,用一点也不轻的力度重重敲出一个包。

无比羡慕,写出来却一点也不高兴。

因为真实的自己对那个人来说谁都不是。

期待着,努力着,伸出的手收回,就这么站在最近最远的距离看着他。

不甘而恐惧,不安而抱有幻想。

越来越成熟的他变得陌生。这份感情最终枯萎在紧紧握住的掌心。

承认了,一无所有。

自暴自弃,却无法责难自己。因此消极地被动地将自己毁灭。

他一直在,一切的时间点一条直线,被各种方式定格,被塑造。

想要的话一直在,伸出手向上爬就能买到。

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存在方式,但讨好的方式早已知晓。

自我主义,满足的只有自己。

一直以来欠缺的,最终明了。

喜欢的,爱着的,想要的,禁锢的,一直都是自己。

没有人比自己更爱自己,没有人比我更爱他,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他。

他是所有人的,他是他,他是我的,他是仅被我一人知晓的,依赖我而活,因所有人而死去。

微小而宏大的世界里,伸出手,握住他的衣袖,扬起笑容。
“教我怎么穿高跟鞋好吗,阿银?”

月亮高悬于夜空,照在他的脸上,红色的眼睛半阖,妖艳的和服微遮嘴角,眼尾上挑。

“好啊。”

沉溺在梦中,清醒着将手放在他的手中,被填满的心却感到空虚,将他嘴边的手拉下,“表现得再颓废一些,阿银。”

一点一点,变成满意的模样。

我所期望的,是他。

我所要的,不是他。

但我想要相信的,我所写所爱的,是他。

午夜时分,一定会空荡的公园。

两个主人公。

他和她。

我写他,写她。

阿银,最喜欢你了。所以你也一定一定要喜欢我,喜欢她。

“哈?高跟鞋那玩意不是女人出生就穿着的吗?”小卷子用小拇指挖鼻孔,不屑说道。

她的反应,其实怎样都可以。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也能对我说一句话啊。

呐,拍一下你的肩膀,转头看我一眼呗?

当然,你绝对会回头看我的,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哦。

“为什么突然想学?”

“……因为长大了啊。”

祝我,生日快乐。

“好啦好啦,教你教你,所以不要再找我要礼物啊蛋糕了啊,说好了哦?”

我想要的真的很少,因为拥有的不多。

存钱后,将穿西装的他买下来吧。

现实的理想,绝对会被人嘲笑幼稚,但却再也不在意。

我一定,超开心。

连现在都有,想就忍不住笑出来的幸福感。

以后会越来越贪婪吧,但现在将爪子收起来。

欲速则不达,呢。

一直沉溺在幸福之中,现在,没有任何事物能比他带给我喜悦更多。

加油。

“所以说挺直背走!”

被敲得一点也不疼,但脚很疼。脱下鞋子,已经被磨破皮了。

“贴上创口贴就好啦。”

“脱下,让我试试。”

鞋码的问题不要在意,一定穿得下,因为严格遵守贫穷设定的我不会写下再买一双一样的鞋的剧情。

“嘶——你的鞋,太磨脚了吧。”

嘿嘿,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