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不是一瞬间的痛彻心扉,若不碰触也感觉不到疼痛,但轻轻压迫就会反射性曲起手指,以至于不能顺心地书写。

她干脆放下笔,轻轻将文件合上。踮着脚绕过趴在一旁熟睡的包丁藤四郎,她轻手轻脚来到走廊。

低头看了眼指尖,食指和拇指轻轻按压,疼得她吸了口气。

正午的阳光十分刺目,靠外侧的走廊在阳光的直射下仿佛融化般看上去有些扭曲。毫不迟疑地贴着内侧前进,她来到厨房接了盆水。

她端着水回来的时候,包丁已经醒了过来,揉着眼睛,被汗浸湿的刘海用发卡别在额角。

将水盆放在桌子空出的地方,她将手浸入水中,而后贴在包丁印着红色睡痕的额头上。

“啊,好凉!”被吓到的包丁随后舒服地眯起眼睛,抓住她的手按在额头上。

然而滚烫的肌肤很快掠夺尽水渍最后一丝凉意,她握住包丁的手,浸入水中。

“稍微舒服一些了吗?”略有些不安,但她看到包丁舒展的眉眼和开心的应答放下心来。

但让她很意外的是,包丁乖乖地将手放在水里。还以为会更吵闹一些呢,她冲朝她笑的包丁回以微笑。

说起来,这孩子说过喜欢人妻呢。双手浸在水中,无所事事地她盯着微微泛起涟漪的清澈水面发呆。也有吵闹着要糖和抚摸的时候,但光是这样得不到人妻的喜欢。

是个乖孩子呢。这句话若是说出来,她一定会带着赞许。但闷热的天气早就将多余的精力蒸发干净,懒散得仿佛挺直腰背已是尽了最大努力。

到底是孩子,不一会,包丁又不满地要求着陪他玩耍,将出神地她唤回神。眨眨眼睛,她失笑伸出食指戳了戳包丁鼓起的脸颊,留下些许水渍。认真想了会,她起身安抚包丁,拉开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的抽屉,“我记得是在这……啊,找到了!”

将手摊开,让包丁看到手心中小小的几个彩色的塑料球,“将它放在水里会变大……嗯?不用特地做什么哦,就像这样把它泡在水里就会慢慢变大……会变多大?因为很久很久之前玩过,有些记不清了呢,大概……可能……至少有这么大?”

她不确定地比划出一个手掌般大小,儿时的记忆如今早已经模糊不清,而长大后知晓了原理后便兴致缺缺。朦胧不清的记忆中是慢慢变大的球渐渐消失在水盆里,而后连水盆也不见了。

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等到那些树脂吸饱了水的那一天也说不定。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她听到小贩说泡在水里不仅会变大,而且数量还会变多后,兴致勃勃地买了好多后天天蹲在水盆旁一颗一颗数着。

就像现在这样,将手在水里摊开,盯着水里的小球。不过那时候只有一个人,而同龄的孩子则在水池旁打着水仗。她一直都没什么朝气,所以可以安安静静一个人呆一天。她侧头看向紧紧盯着小球的包丁,那他是否很快就会厌倦呢。不安地抿唇,她悄悄动了动泡在水里的小指。清澈的水面悄悄泛起新的涟漪,包丁的注意力则全放在渐渐变大的球上。

“真的变大了!”包丁兴奋地抓着她的衣袖,布料因水而皱起,但她勾起嘴角笑着回应。

将手中也注入了些许灵力的塑料球交给包丁,她慢半拍地朝着兴冲冲去找兄弟的包丁的背影挥手。

将手放在已经变温的水里,她自言自语道,“等到远征部队回来了,就一起去海边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