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Blue Hill 
没错相信我这绝对是正经的吃醋!(你走
咳,真的啦真的啦!因为master为恶魔心脏日思夜想劳心劳力最后累瘫了,小梅就吃醋说错话了。然后master当然就不客气的扒开小梅的心脏验证一下啦w
……想看小梅一边飙血一边开车的后续吗?(被揍

——————正文——————

“先回去也可以哦。”这么对从者说的master将手从敌方恶魔的胸膛抽出。

紫色的血液从指尖嘀嘀嗒嗒滑落,粘腻的感觉让她皱眉,甩了甩手,她又将手插进下一具尸体内摸索,“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行。到饭点了来个人叫我。”

那数量庞大的恶魔尸体,堆叠在一起仿佛像山一般,对早已经熟练的master来说,不过几个小时的工作量罢了。


……

“没有呢……”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最后一具尸体上抽出,粘稠的血液和紧致的肌肉吸附着master的手,发出“啵”地一声。

“看来这就是今天的收获了。”她有些绝望地看着马修怀中个位数的心脏,“辛苦你了,多亏了马修帮我搬尸体,提前做完了。”

“我的身体没问题,前辈才是,连续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只不过是单纯的体力活而已,master虽然想这么说,但积累的疲惫让她连逞强的力气也懒得提起。

朝马修笑了笑,她干脆就这么坐在尸体上,有气无力地垂下肩膀,“累死了,马修你先回去吧,我已经不想动了……啊,也拒绝你把我抱回去!”

耍赖般倒在尸体上,不久后她听到马修渐渐淡去的脚步声。

柔软冰冷的肉体触感无话可说,但并不平坦。随意堆叠的尸体之间留着空隙,躺在上面的master有些难受地翻了个身,却不打算起身。

连日的疲惫让她不由闭上眼睛小憩一会,然后沉沉睡去。


……

朦朦胧胧中,好像在追着一只恶魔,不停不停不停在它后面跑着,尽力前伸的手指勾住了它的尾巴。恶魔因此停了下来,转过身朝她露出扭曲的笑脸。

被吓到的她下意识狠狠攥紧了手,手中的尾巴也被拧成结。
“啊疼疼疼疼——!!”

逐渐恢复的视野中,梅菲斯托托着自己的尾巴,眉间紧锁地吸着气,显然是被她拽得疼极了。

“你怎么来这了?”这么问的master才注意到周围是熟悉的墙壁,“这里是我的房间?”

“是的哟。”梅菲斯托恹恹地回复道,尾巴尖无精打采地垂在床上。

“梅菲斯托送我回来的吗?谢啦。”内心狠狠谴责一番薄弱的警惕心,她双手撑在床垫上直起上半身朝梅菲斯托道谢。

或许是master的错觉,梅菲斯托笑容里仿佛带着嘲讽。但其言语与往常并无不同,一如往常般从中无法感觉到真心的语调和只有癫狂感的笑声,“Master累倒了可不行哦,要钟吗?呼哈哈哈哈哈!”

“我可不想每天被炸醒。”揉了揉额角,她在噪音中彻底清醒过来,被迫醒来的怨气淤积于心,又看到与恶魔相似面容的梅菲斯托,直白的话语便脱口而出,“要不是你们恶魔的心脏太难狩猎我能累成这个样子吗!”

被迁怒的梅菲斯托愣了一秒后弯腰大笑,master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正想道歉时梅菲斯托托起她的下巴,凑近她的脸,“真是粗心大意的master呢,恶魔梅菲斯托费勒斯可不是恶魔哦?”

滑稽的笑脸让本想道歉的master改变了主意,心情变得烦闷起来。明明就不应该笑,明明不是真心的笑,明明想让你……

master抿唇将不合时宜的思绪压下。她伸出手,将手掌心抵在梅菲斯托的左胸膛,“但也可以是恶魔对吧?对我来说,只要有心脏就是恶魔呢……梅菲斯托要不要试试?”

“哦呀哦呀,master你神志不清了吗?”偏头避开梅菲斯托伸出的手,她消耗了一枚令咒,翻身将梅菲斯托固定在床上。

居高临下地看着现在也笑着的梅菲斯托,master拉下他上衣的拉链,“拖你的福,我现在非常清醒,但是非常不高兴。”

“哈哈哈哈,看来我今天不走运啊哈哈哈哈!”梅菲斯托放松了身体,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用小刀划开自己的皮肉。

“……你不反抗吗?”随意扯过梅菲斯托的羽毛,master一边擦拭着喷涌的血液,一边问他。

“就算是我也不想领教三枚令咒的威力。”尽管master避开了主要的动静脉,但梅菲斯托的声音依然变得虚弱,发出的笑声也如心脏鼓动一般低沉。

“安心吧,之后会给你补魔。作为补偿,多要点也是允许的。”master轻轻划开心包膜,看到了梅菲斯托的心脏,“什么啊,这么普通。”

“失望了吗,master?”试图起身的梅菲斯托再次被master压倒,强迫交换了几次唾液。

“意料之中。”master抬起头,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说出的话却依旧毫不客气,“毕竟只是个小丑。”

“正是如此,在下只是个小丑!”

“……不想被我压坏心脏就给我闭嘴!”跳动的心脏一下一下蹭在身上,轻柔而又有规律,尤其是当梅菲斯托说话的时候,总让她想要……

……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