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Blue Hill 
吃醋梗接好w(虽然吃醋已经完全变成暗线了(是根本就没有吧(orz
最开始是真的真的打算写吃醋梗的……改来改去最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也觉得微妙的有哪里ooc
呜呜我想写吃醋的梅菲斯托啊,想看他吃醋啊(哭嚎



——————正文——————



“前辈?!”可爱的后辈慌慌张张跑到她面前,眼里满满的是担心与心疼。

被粗糙的纸巾擦得通红的干涩眼角又湿润了。内心抗拒在马修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她自欺欺人地紧紧圈住马修,咬着下嘴唇,呜咽着将泪水蹭在马修的脖子上。

感觉到头发被人温柔的揉着,温柔的声音透过左耳和两人相连的地方传达马修的心意,“没事的,我一直在这里等着前辈。”

她却哭得更凶了。

尽管马修乖乖地被抱着,她还是吸吸鼻子松开了手,用带着浓厚鼻音的沙哑嗓音道歉,“抱歉,突然有点想哭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她粗鲁地用袖子抹掉眼泪,冲还在担忧的马修笑笑,逐渐找回平时的感觉。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出来很丢脸。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我抱着马修就已经被治愈了哦。”

“但是,前辈你现在也在哭……”

“……那是马修太温柔了啊,忍不住想撒娇。”她一边不停揉着眼睛,一边后退,“让我一个人呆会就行!晚餐见!”

……

“砰——”

背抵在门上,双腿弯曲蜷缩成一团,她在腿和双手圈成的狭小范围里睁着眼睛,静静等待泪水流干。

什么也流不出来。

叹了口气,她抬起头,将眼里残留的泪水擦干,看见了正对着她蹲下的恶魔。

“……”很好,真是太好了,她近乎绝望的想到。眼睛却不争气地又酸涩了,泪水不停落下。

“呼呼,呵呵呵,胆小怕事了吗,master?”梅菲斯托伸出手抓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扯到自己面前,用比往常更加愉悦的声音问她。

“不是……”她徒劳地努力着让自己不要再落泪,咽哽着回复,“只是停不下来。”

“你在的话就停不下来。”她移开视线,用嘴喘息着,“请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恶魔一瞬间收敛了笑容,在她模糊的视线中梅菲斯托仿佛和她一样正在哭泣。但恶魔很快又勾起笑容,抬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揉得一团乱。

梅菲斯托意味不明地笑让她有些不安,但哭太久没力气的身体也无法对梅菲斯托造成有效的打击。

“咔嚓。”

“……梅菲斯托?”她眨眨眼睛,好不容易将视野弄清晰,便看到恶魔一手举着照相机,尾巴缠着一台录像机对准她,脸上还挂着笑容。

“哎呀哎呀,被发现了。”恶魔毫无悔改之意,甚至将她哭得一塌糊涂的照片显示给她。

“梅菲斯托!你个混蛋!快给我!”

恶魔敏捷地躲开她的袭击,手中摇晃着照片,明明脸上还是笑着,声音却很低沉,“你的能耐就到此为止了吗,master哟。”

“还早着呢!”反驳的话与眼泪一同涌出,她睁大眼睛恶狠狠瞪着朦胧视野中恶魔的脸,“只是眼泪不受控制而已!”

一个人的时候最多红了眼眶掉两滴泪。但一旦有人搭话,泪水就停不下来了,一直哭一直哭,到自己都厌烦的地步。

最初是食指屈起揉着眼睛,然而泪水更加汹涌,她双手捏住袖口,粗糙的衣料蹭得生疼反而刺激出更多眼泪。

“停……不下来啊……”连声音也染上哭腔,干脆总双手捂住脸自暴自弃让袖口堵住涌出眼眶的泪。

恶魔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掏出剪刀把玩着,脸上的笑容这下真的消失不见,“很无聊啊,master。”

“那你就让我停下啊……嗝……”她迁怒地朝他大吼。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毫无威胁感,哭嗝更是滑稽,至少梅菲斯托是这么觉得的。

单手将master双手制住,恶魔将她压倒在地,另一只手握着的剪刀卡在master的脖子上,“数十秒,再哭就杀了你哦。”

“十。”耳边清晰传来时钟秒针移动的声音,每一次停顿都和梅菲斯托的声音完美契合。

“九。”

“八。”

“七。”

“六。”她莫名能感觉到剪刀也随着倒数渐渐合拢,冰冷的杀气也渐渐明晰,身体不由僵硬。

“五。”

“四。”她感觉到恶魔愉悦上扬的尾音,本在倒数时渐渐停歇的泪水又有了复苏的迹象。

“三。”

“二。”剪刀划开两侧的皮肤契入肉体,压迫着颈动脉。连呼吸也放轻的她,却不能阻止再听到恶魔愉悦声音而汹涌喷出的泪。

“一。”恶魔的声音陡然低了下去,是显而易见的失望至极。

“零。”要死了。她流着泪自暴自弃时,恶魔的身体远离了。

“咔嗒。”门被关上之后,房间里只终于只剩下她一人。

卡在脖子上的剪刀限制了她的动作,就这么躺在地板上,她抹了一把脸。

“终于完了。”

不哭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前辈,到吃饭的时……前辈你没事吧?!”马修惊慌地将剪刀拔出扔在一边,查看她的身体状况。

她握住马修伸出的手,一如往常一般笑着,“等我收拾一下,一起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