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lllt|Powered by LOFTER
杂食类 死线成瘾

“梅菲斯托。”master盘腿坐在床上,食指戳了戳在一旁自娱自乐排练着木偶戏的梅菲斯托,咬着吸管却口齿清晰地叫出从者的名字。

“啊——咕……”梅菲斯托左手操纵的人偶被右手操纵的人偶一剑捅穿腹部,四肢被线拉扯剧烈抖动,在剑拔出身体之后骤然停下。

梅菲斯托微微侧头看向master,尾音婉转上扬,“有什么事吗,master?”

挪动身体凑到从者身边,master将杯沿抵在梅菲斯托青色的唇上,“尝尝?”

梅菲斯托垂下眼看着master脸上快漫溢出的恶意,面色如常地乖乖地抿了口奶盖。

“怎么样?怎么样?”master凑近端详着从者的脸色。宛如白色面具一般的脸没有笑意的时候总让人无端觉得悲伤,而此时衬着唇边一圈白色奶盖倒是一如既往滑稽。

“呼呣呼呣……”梅菲斯托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蠕动的唇型带动着唇边白色的奶盖,差点让mster破功笑出来。扭曲着脸的master强忍笑意等着从者的回复,却没想到梅菲斯托再次专注于手中的木偶。

“啪嗒啪嗒。”右手操纵着木偶不停用剑攻击着左手早已死去的人偶,一点一点削掉一动不动地人偶的身体。Master缩了缩脖子,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梅菲斯托?”

从者顿了顿,加快了速度,几剑将左边的木偶全部削下,左手微斜,孤零零的绳子飘落在地上的残骸上。梅菲斯托曲起左手食指,刮下唇边的奶盖,伸进master毫无防备的嘴里。

“唔?!”口中甜腻的感觉让master打了个颤,生理性地涌起呕吐的欲望。梅菲斯托不知何时卸下右手的木偶,拇指和食指捏住master的下巴,强迫master扬起头吞下口中的奶盖。

“味道怎么样,亲爱的master?”这回换恶魔恶劣的笑着,眯起眼欣赏着master的丑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