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lt

接稿业务滞销中(有人约稿吗,我超便宜的)
15r/篇,可点梗,可具体要求,仅短篇,一般字数少于2k。
污秽的低语2018.07.23我不是一个适合做朋友的人。我也不是一个适合做知己的人。我不是一个适合聊天的人。我也不是一个适合倾诉的人。我不是一个相处愉快的人。我也不是能互相扶持成长的人。所以,离开是理所当然的吧。我只是,有点怀恋你。然后,当我足够成熟,足够可靠后,能再找你再做朋友吗。现在的我要努力改变,而这一切与你无关。现在的我只能对你说,再见,祝福你有愉快的生活。——过去在各个方面上,都托你照顾了,谢谢你呀。……啊,已经被无视了呢。(笑) 11
23 冷酷无情Peter酱☆(Peter White X Alice Liddle)Quinrose的《心之国的爱丽丝》系列游戏同人。非原著背景,算是具有克苏鲁元素的paro,私设巨多。分多节,全部都会慢慢更新在本章里。妄图写五月攻剧本的同人,我一定是嫌自己死的不够惨(。)以上。————————————01 活下去的方法时间是间断的,不连贯的碎片。人是一条有限的轴,承载一定的数量。无法增多,无法减少。延长,延长,延长,将终点推迟,再推迟。然后,他意识到了,想到了,明白了,让Alice一直一直留在这里的方法。不在自己所在的滞留地也没关系。不选择自己也没关系。不喜欢自己也没关系。只要她就在这里。只要她得到幸福。只要她到达不了注定的未来。那样就好。——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你再过不久... 3
22 【迪卢木多x富江】-cubus血。魔法阵。地下室。“……Master ?”男性迟疑地声音响起。逐渐暗淡的魔法阵中突兀出现的男性单膝跪地,看向魔法阵旁神色癫狂的中年男子。浑身沾染献血的中年男子一只手举着刷子,没有回应男性,自顾自地朝角落呼喊,“富江!看呐!我成功了!”昏暗的角落仅能阻挡普通人类的视线,以英灵身份现界的男性清晰的看到了那骇人的场景。有着斑驳锈痕的铁桶内蓄着血液,人类的残肢毫无美感地穿插其中,桶外延伸的血迹直至魔法阵。正直的英灵仅仅扫了一眼就皱起眉,瞥过眼,却和那孤零零放在工作台上的女性头颅对上了眼。仅剩头颅的女性依然美丽,纵使那宝石般美丽光泽的长发被剪的乱七八糟,齐刘海上结成块块血痂,她依然美得惊人,在血色映衬... 20 18
害羞(山姥切国广x女审神者)【时之犬 side A】-1是夜。 “睡不着吗?”里奈抱着狐之助走进山姥切国广。清冷的月光被白色的薄布遮挡,里奈看不清此时他的神色。 夜半醒来的里奈抱着狐之助走在走廊上宣泄着多余的精力,却不曾想碰到了自家的近侍。在月光下,里奈起先只能看到白白的一团蜷缩在走廊柱子旁,看起来挺可怜的,这才出声询问,走进了才发现是自己多心了。他应了声,如常的问候后便又沉默下来。里奈距离他几步靠坐在了另一边的柱子旁,怀里的狐之助跳到他俩中间,舔舐梳理自己的毛发。 “有什么心事吗?”里奈侧头盯着山姥切国广。微凉的夜风拂过,她伸手拢起额前细碎的散发,看着眼前那人肆意飘荡的金色发丝眯起了眼。山姥切下意识摇了摇头,又抬起头迟疑地看了里... 10 8
21 没头没脑的触手play你→银时 糟糕幻想你变成了触手。软软的,黏糊糊的,很多很多只触手。脑袋也变得奇怪起来,无法进行深入思考。你就像个真正的无足爬虫类一样,蠕动前进,脑袋空空。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漫无目的的爬行中,你碰到了某个温软的肉体。“啊疼疼疼……一大早谁把垃圾放在楼梯口啊!太没素质了!”疑似人类男性的生物超大声抱怨着。一时间你竟然不知道该反驳“垃圾”这个词好还是吐槽他才是最没素质的一个。没有眼睛的你无法看到男人的外貌,但你感觉你认识他,对他十分熟悉,甚至喜欢他。但他是谁呢。你下意识使用大脑搜索,却忘了现在的你神经细胞虽多,但能用来思考的脑细胞却少得可怜。现在你饿了,应该先进食。你全身上下的神经细胞都这... 6 67
20 【Nightshade】两人独处的一天(Kuroyuki x Enju)没有任务的白天,逐渐喧嚣的街道。答应kuroyuki一起度过的一天,去哪里好呢,Enju烦恼着。手突然被牵起,她侧头看向kuroyuki的同时,脚步随着扬起笑容的kuroyuki迈开。陌生的城镇有着乡村没有的活力与拥挤,Enju下意识凑近kuroyuki。紧紧相握的手,Enju紧跟着kuroyuki,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她侧头能看到kuroyuki深色发丝上闪光的微尘。清晨的阳光浅而淡,两人被拉得长长的影子即使在身后叠在一起,也几乎浅不可见。但这给了kuroyuki实感,比起相握的手更真实的触感。与记忆中泛着光晕的模糊印象不同,这道影子是真的,带着清晨的冷与雾气。——Enju,是存在的,就在我身... 1
19 帮凶漫不经心踩在敌人的脑袋上,然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下。不顾手中的剑滴落下黏稠的鲜血,一步步笔直朝她走去,而后单膝跪在她面前,将鲜艳欲滴的花朵呈上。新鲜干净、漂亮且散发出迷人香气的花被呵护得很好,不染血腥,仿佛刚被人摘下就献给她。她轻轻捏住花茎,陶醉地看着花,轻快地迈步离开。……强硬托起犯人的下巴,却并未看到酷刑后屈服怯弱的神色。控制犯人的视线,让他看到自己另一只手上锋利的匕首。漂亮地挽了个刀花,刀尖顶着下颌骨划下,浅浅勾出一道血痕。到锁骨处转个弯,沿着锁骨切迹割开衣物,一路滑向左手腕转了一圈,又再度向下切。在中指、食指、无名指、拇指、小指上一一留下笔直的切口,在犯人仇视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开始剥... 2
【刀剑乱舞】离职 03“是吗,那孩子成功接任了那座本丸啊……”将狐之助抱在怀里,听着它的报告,她轻轻叹息一声,“那么,我也该换个「名字」了,虽然不怎么用得到……”收回挠狐之助下巴的手,她将狐之助举到视线平行的高度,“你觉得我叫什么会比较好?”……“你……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吗?”她低下头,抿了口奶茶,缓解沙哑的嗓子。对面的女性被她的话调起了兴趣,凑到她面前,催促着,“然后呢,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说,希望新的审神者能快点来,因为刀剑的宿命在战场上。”她抬眼看着对面女性,却发现她神色愣怔,“怎么了?”“不,感觉不太像他会说的话。”很快收拾好情绪,女性漫不经心瞥了眼不远处的两位山姥切,若有所思,“不同本丸的刀剑男士,... 5
【刀剑乱舞】离职 02“那么,之后就拜托您了。”政府派来的寻访人员收起签好字的合同,和颜悦色地朝山姥切道别。“……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扯了扯额前的被单,山姥切低声回应。此时距离审神者突然离职正好一年。送走客人后,山姥切并没有去自己的房间,反而再次回到了会议厅。“呐呐,我们要换新的主人了吗?”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消息的今剑跑到会议厅,兴奋地凑到山姥切面前询问。这让刚才出神的山姥切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才点头回应,“……是的。”“不知道新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啊。”少年清朗的声线里毫无阴霾,满是对未来的憧憬。胡乱点了点头,山姥切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心思,幸而岩融找了过来,带着游戏途中跑远的今剑回去了。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今剑和... 9
【刀剑乱舞】离职 01平稳的脚步突然停下,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陌生的衣服,又侧头看了眼手中的文件袋,封面上“时之政府”几字让她的眼睛微微睁大。迟疑片刻后,她再次迈开脚步,翻开文件细看。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是一名离职许久的审神者,既不强大,也算不上太弱的非常普通且寻常的审神者。因为离职许久,她已经不太记得自己的编号,但这份文件里的审神者编号让她有种熟悉感。她不敢肯定,文件上也没有照片,她只得继续看下去。 快速掠过一大堆乏善可陈的记录,她盯着文件末尾数次的寻访记录皱起眉。 这名审神者和她一样是某一天突然离职的,由于事后继续在现世活跃,那么根据和时之政府签下的合同,应该在确认离职状态之后便封存档案。算算日... 10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Of Course I Do Love You 最近,她不时能听到一声轻笑。因为梅菲斯托也在身旁的缘故,最初她理所当然地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刚才是你在笑吗?”“不,谁也没在笑。”恶魔弯着眼睛回答,接着感到有趣般,他盯着mater疑惑的神色,“是怎样的笑声呢?”“很……普通的笑声。”她努力回想那一声轻笑,“确实不是梅菲斯托的笑法,更像是小孩或者女性会发出的声音。”轻轻的,转瞬即逝的笑声,总是在不经意间突然在耳边响起,而后消失。有时候身边没有任何人,有人的时候环顾四周却总能发现梅菲斯托的身影。“明明是没有任何意味的笑声,但总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啊。”master朝梅菲斯托诉苦,“这次真的不是你恶作剧吗?”“不是哦。”梅菲斯托的回答慵懒得毫无诚意,... 51
18 所期望的死亡心有不甘,强烈的求生欲让我浑浑噩噩活着,然后被包裹于漠视与私欲之中。最后,我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甘甜的饮料很快就会变质。我拿起散发出难闻气味的瓶子,嫌弃地盖上,打算之后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 仔细刷过的牙齿依旧在隐隐作痛,放弃了将手指放入口中啃咬,我咬紧上下颌,面色略微狰狞地涂抹化妆品。 离开宿舍的时候,我忘记了带上桌上的饮料。 没来得及吃早餐,毫无精神地听着课,我走神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老师已经讲了好多内容,反射性感到愧疚,强打起精神听了几句。手拽着笔在硬质的书上划拉。大脑又忽略了耳边的声音。 中午的时候特地跑下楼将饮料与残羹扔到垃圾桶,刺目的阳光让我眯起了眼,身... 2
17 七夕狗粮类型一览稽留型狗粮:狗粮甜度维持在32以上,一个周期内撒狗粮频率在一定值上下波动。见于___、___等。张弛型狗粮:狗粮甜度常在32以上,一个周期内甜度波动较大,撒狗粮频率忽高忽低,防不胜防。见于___、___等。间歇型狗粮:狗粮甜度骤升,并高频率抛撒数小时后骤降正常1天至数天,交替出现。见于___、___等。波状型狗粮:狗粮甜度逐渐上升达32或以上,数天后逐渐恢复正常,维持数天后撒狗粮频率逐渐上升,反复多次。见于___、___等。回归型狗粮:狗粮甜度骤升达32或以上,数天后骤降至正常,维持数天后,撒狗粮频率骤升,撒狗粮与不撒狗粮交替出现。见于___、___等。不规则型狗粮:你永远不知道她/他会在什么... 9 8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密室60分(下)立香看到眼前的男人听到她的问题后突然癫狂大笑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远离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和之前从男人脸上感受到的违和感不同,男人此时神经质地笑声和扭曲的面容搭配上夸张的肢体动作奇妙地显得十分和谐,以至于立香突如其来产生了一种熟悉感。一旦将男人定义为异类,立香便能从常识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一切都变得合情而合理。她立刻注意到了些许细节——男人苍白修长到病态的手指,坚硬锋利的指甲,脸颊上宛若泪痕的水滴,以及他那双混色的瞳孔,背后宛若活物的尾巴……若说是装扮却过于逼真,若是真实面目又过于夸张。和他仅隔几步远的立香仿佛在第一排观看舞台剧一般,被他夸张而真实的笑声吸引的同时产生隔阂,唇边溢出的名字和男人的... 10 33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密室60分(上)小丑模样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蹲下身用手掐住少女的下颌,眯起眼端详起少女的面容。“呼哈哈哈,这可真是十分有趣啊。”梅菲斯托愉悦地看着具有和藤丸立香一摸一样面容的少女。原本透着无趣的脸突然鲜活起来,他瞪大眼睛,以近乎吻上少女的距离看着她,手指末端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少女柔软的皮肤中。记忆中流光溢彩的橙色瞳孔此时毫无生气,橙色的头发乱糟糟堆在头上,少女穿着和地上其他昏睡过去的人一样的校服表明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胸前铭牌上姓氏虽不是藤丸,但姓名却写着立香。“还有点时间,稍微玩玩吧。”愉快的下了决定,梅菲斯托无视了现在正在隔壁房间累死累活画魔法阵的现任御主,收起巨大的剪刀的手毫不留情扇了少女一巴掌。击... 14 27
【银魂】小卷子的高跟鞋小课堂在人妖店的后台,小卷子被拦住了。“小卷子姐姐,能教教我怎么穿高跟鞋吗?”她虚虚拽住小卷子宽大的袖口,穿了粗跟高跟鞋的脚别扭站着,没有勇气抬起头看小卷子而死死盯着小卷子和服上艳丽的花纹,用颤抖的语气请求。相当无礼的请求,但考虑到为何无关人员会出现在仅对相关人员开放的后台,以及,在门后探头探脑的店长,和他手臂上喷涌的肌肉,小卷子决定妥协。——才,才不是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钞票呢!干咳一声,小卷子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将她双手呈上的钞票塞进袖口,一边挖鼻孔一边阴阳怪气地教她,“哈?高跟鞋?那玩意不是一开始就长在女人脚上的吗?世界上就没有不会穿高跟鞋的女人!居然还特地来学,话说你真的是女的吗?”她瑟缩着,后退... 4
【刀剑乱舞•包丁藤四郎】凉不是一瞬间的痛彻心扉,若不碰触也感觉不到疼痛,但轻轻压迫就会反射性曲起手指,以至于不能顺心地书写。她干脆放下笔,轻轻将文件合上。踮着脚绕过趴在一旁熟睡的包丁藤四郎,她轻手轻脚来到走廊。低头看了眼指尖,食指和拇指轻轻按压,疼得她吸了口气。正午的阳光十分刺目,靠外侧的走廊在阳光的直射下仿佛融化般看上去有些扭曲。毫不迟疑地贴着内侧前进,她来到厨房接了盆水。她端着水回来的时候,包丁已经醒了过来,揉着眼睛,被汗浸湿的刘海用发卡别在额角。将水盆放在桌子空出的地方,她将手浸入水中,而后贴在包丁印着红色睡痕的额头上。“啊,好凉!”被吓到的包丁随后舒服地眯起眼睛,抓住她的手按在额头上。然而滚烫的肌肤很快掠夺尽水... 13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 x Master(♀)】Pain警告:R15@Blue Hill 来,快上车(拍着破旧三轮车的副驾驶座(这玩意有副驾驶座吗(结果还是没上高速我心好痛——————正文——————Master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梅菲斯托的心跳声。和以往靠在胸膛时听到的沉闷的声音不同,从大开的胸腔中,她可以清晰的看到心脏搏动的样子,心跳声却并不明显。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偶尔抬起头换气的时候,master因缺氧而变得混沌的大脑总不自觉将视线定格在梅菲斯托鲜红的胸腔。心脏就在那里默默跳动着,不急不缓,和自己此时喧嚣的心跳完全不一样。心情因此变得苦闷起来,master垂眼看着梅菲斯托跳动的心脏,慢慢伸出了手。“Master想要这颗心脏吗,可惜它... 9 42
【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恶魔心脏@Blue Hill 没错相信我这绝对是正经的吃醋!(你走咳,真的啦真的啦!因为master为恶魔心脏日思夜想劳心劳力最后累瘫了,小梅就吃醋说错话了。然后master当然就不客气的扒开小梅的心脏验证一下啦w……想看小梅一边飙血一边开车的后续吗?(被揍——————正文——————“先回去也可以哦。”这么对从者说的master将手从敌方恶魔的胸膛抽出。紫色的血液从指尖嘀嘀嗒嗒滑落,粘腻的感觉让她皱眉,甩了甩手,她又将手插进下一具尸体内摸索,“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行。到饭点了来个人叫我。”那数量庞大的恶魔尸体,堆叠在一起仿佛像山一般,对早已经熟练的master来说,不过几个小时的工作量罢了。…... 5 37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 x Master(♀)】他的安慰@Blue Hill 吃醋梗接好w(虽然吃醋已经完全变成暗线了(是根本就没有吧(orz最开始是真的真的打算写吃醋梗的……改来改去最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也觉得微妙的有哪里ooc呜呜我想写吃醋的梅菲斯托啊,想看他吃醋啊(哭嚎——————正文——————“前辈?!”可爱的后辈慌慌张张跑到她面前,眼里满满的是担心与心疼。被粗糙的纸巾擦得通红的干涩眼角又湿润了。内心抗拒在马修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她自欺欺人地紧紧圈住马修,咬着下嘴唇,呜咽着将泪水蹭在马修的脖子上。感觉到头发被人温柔的揉着,温柔的声音透过左耳和两人相连的地方传达马修的心意,“没事的,我一直在这里等着前辈。”她却哭得更凶了。... 10 46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奶盖给你“梅菲斯托。”master盘腿坐在床上,食指戳了戳在一旁自娱自乐排练着木偶戏的梅菲斯托,咬着吸管却口齿清晰地叫出从者的名字。“啊——咕……”梅菲斯托左手操纵的人偶被右手操纵的人偶一剑捅穿腹部,四肢被线拉扯剧烈抖动,在剑拔出身体之后骤然停下。梅菲斯托微微侧头看向master,尾音婉转上扬,“有什么事吗,master?”挪动身体凑到从者身边,master将杯沿抵在梅菲斯托青色的唇上,“尝尝?”梅菲斯托垂下眼看着master脸上快漫溢出的恶意,面色如常地乖乖地抿了口奶盖。“怎么样?怎么样?”master凑近端详着从者的脸色。宛如白色面具一般的脸没有笑意的时候总让人无端觉得悲伤,而此时衬着唇边一圈白色 10 40
3 4
16 Dead End请去死。被刀刺进心脏死去。请去死。被电锯割断脖子死去。请去死。被箭贯穿眼球大脑死去。请去死。被整个丢进盐酸池里死去。请去死。被炸弹爆炸时四散而去的碎片划伤、被锋利的玻璃刺进肌肉,被椭圆的水泥块击中柔软的腹部,被一瞬间膨胀的气体带到高空重重落下死去。请去死。被从天而降的巨大落石压扁成饼。请去死。被锋利的木桩从肛门贯穿至嘴。请去死。被包裹在渔网里,一刀一刀将露出的血肉割掉。请去死。被绑在顶楼的柱子上日复一日晒着太阳。请去死。被固定在有水一滴一滴滴在额头上的地下室沙发上。请去死。被特地打开的创口处的蛆虫啃食殆尽。请去死。请被我杀死。 请将我杀死。 12
【梦100】你A了之后公会图书馆。米亚屈起腿将她虚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眯眼看着她手里的书。午后透过落地窗的阳光洒在身上,使人倦得发困。而她早就窝在米亚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门口传来轻微的声音,米亚抬起头,朝着门口的托尔做了个嘘声的手指。距离你A后正好一年,不多不少。……第一等待室。饱受阿菠萝炽热的火焰与卡罗尔的冰雪夹击的墙壁光洁如新。房间内部漂浮着无数沉眠的王子们的身体。绿色头发的风之少年蜷缩在角落,双手紧紧攥着压缩成点的气体。双目无神的看着紧闭的门。距离你A后一个月,被困在等待室内无法逃走的王子们选择了永眠。……战斗准备间。站在中央的魔法阵上,托尔提着锤子,冷冷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大厅,而后沉默地转身离开。距离你... 7 25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明明是个caster这么有料不科学?!警告:R15——————正文——————在master的房间内。“梅菲斯托不用卸妆吗?”好奇地将手指放在恶魔浓墨重彩的脸上,master轻轻抚摸着恶魔脸颊上的泪痕,“不卸妆让皮肤休息的话会很难受的。”恶魔笑起来,和往常夸张的笑法不同,面部的肌肉没有大幅度波动,仿佛直接从喉咙振出的奇异声音带着磁性,“这就是我的脸啊,master。”指尖细腻柔软的触感也证实了这一点——恶魔的脸就是小丑。“但是和脖子的颜色不一样啊。”master的指尖滑到恶魔的脖子上,戳了戳突起的喉结。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好主意,双手固定住恶魔的头部,凑到恶魔的脸颊上舔了一口,“嗯……确实没有化妆品的味道呢。”“这是在邀请我吗,master... 5 37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连梦境也被扭曲的小丑坠落,坠落,坠落。不断在黑暗中坠落。前一秒还在自己房间的master异常冷静。这应该又是哪一位从者的梦吧。梦是逻辑和无逻辑的混合体。现实中的所有规律在这里都适用,也能在一瞬间推翻。因此即使急速降落的身体在下一秒出现在伦敦街头,master也能冷静的在第一时间观察四周。喧闹的声音渐渐传入耳朵,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她都久违的看到如此平和的世界。充满人类特有的无意义喧闹,代表文明的黑烟悠悠升上天空,是中世纪伦敦的每一天。置身其间的master仿若隔世。眨眨眼,master从思绪中回过神,开始寻找自家从者的身影。拨开人群逆流而上,穿着战斗服的她与这里的任何人都格格不入。好奇的人们对她驻足观望,而后... 4 45
【FGO•梅菲斯托费勒斯xMaster(♀)】他是我见过羁绊最好刷的从者梅菲斯托费勒斯最初来到加勒底时就呆在仓库里了。那天master路过仓库时,余光瞟到一团十分鲜艳的色彩。她停下脚步,细看才发现是一位从者。“要跟我来吗?”心怀愧疚的master本想朝从者伸出手,直觉却感到巨大的危险让她硬生生将身体往后拖。“咩哈哈哈哈,嘻哈哈哈。”巨大剪刀的残影略过她刚才站着的地方,从者嬉笑着收回铮亮的剪刀。按下狂跳的心脏,她颇为无奈的朝从者笑笑,“你吓到我了。”自家从者多有怪癖,这是master在和他们磨合相处许久之后血与泪的教训。比如某只喜欢吃胡萝卜的狐狸,某只喜欢汪汪叫的狐狸,某只喜欢猫罐头的狐狸……咳。所以一出场就对她攻击的从者,她也只当是以战会友的战斗狂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13 59
年夜梦(下)“你可是我女朋友。”你愣住了,然后毫不犹豫甩开他的手。脆弱的空间一瞬间破碎,连同那位白发的男人也消失不见。“哎呀,还真是苛刻。”另一个你笑着托腮看着你。场景已经回到了最初的冷饮店里。“大冬天的吃冷饮,你的想象力也是丰富。”吐槽自己也毫不留情,你现在心情十分不爽,“那货是谁啊,恶心死了。”“……心好痛啊喂,这么说自己你的心不痛吗!”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企图用眼神谴责你,“明明就是害羞了还不承认。”“明明就是ooc了还不承认。”和知根知底的人互戳痛脚的后果就是两边都被打击得萎靡不振。“唔呣……”另一个你干脆不顾形象地趴在桌子上,喋喋不休的数落你,“好累啊心好累啊,明明呕心沥血制造出这么完美的幻境... 1
 
©elllt | Powered by LOFTER